当前位置:首页>媒体矩阵

媒体矩阵

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政策与实施战略分析

访问次数: 1883 次    作者: 远望智库网空研究中心研究员 杨朝辉    发布时间: 2021-06-01

0



摘要: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党治国理政的重要任务和使命,然而,没有网络安全和网络强国的建设就没有国家安全,就没有经济社会的稳定运行。随着网络空间的无远弗届,网络安全风险加大,在新时代的发展征程时期,在构建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中,构筑网络空间安全,建设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成为新时期的国家利益重大需求,也是造福全人类,为世界各国谋福祉的历史使命。文章以新时期国家安全与经济发展,以及国际环境新挑战为背景,综合分析互联网、空天信息、科技创新、产业与经济发展、国际合作等领域,汲取英、美、俄等国家和地区网络空间安全建设的经验,力求从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构建上提出对策,服务于我国创新驱动发展和“一带一路”倡议等对外发展战略,服务于国家双循环发展。



关键词:国家安全;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空天信息技术;技术创新;一带一路倡议;双循环发展

作者简介: 杨朝辉 ( 1980—) ,男,河北廊坊人,南开大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博士后,现任教于常州工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主要研究方向为创新经济学与科技管理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 “第三次工业革命与我国经济发展战略的调整研究”( 14AJL009) ;中国人民大学“中央高校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学科)和特色发展引导专项资金”(16XNLG08)


当今世界,尤其是中国、美国和俄罗斯等大国的空天地一体化互联网和信息技术发展日新月异,与时俱进。我国的网络化,数字化和智能化等前沿技术与战略新兴产业飞速发展,数字中国与网络强国建设战略快速推进,这对于推动经济社会发展,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最大限度满足我国人民日益增长的高水平生活需求,解决新时代社会中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这一核心矛盾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


1 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建设的国内外动因背景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互联网和信息技术领域取得了长足发展,互联网+、量子通信、5G工程、北斗卫星导航技术、全球最大固定光纤网络等技术成就举世瞩目。近年来,中国政府大力推动大数据战略,以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为前沿的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网购规模世界第一。如今,移动互联网已经塑造了全新的商业模式与社会生态,中国网民规模达7.72亿,手机网民规模达到7.53亿,手机支付到2017年底提升至65%以上。此外,我国境外上市互联网企业数量达到100多家,市值近9万亿人民币。网络广告和电子商务等行业收入水平增速在20%以上。[1]人工智能技术产业发展迅猛,如今,中国已经拥有人工智能企业超过600多家,约占全球该行业企业数量的1/4。

互联网和信息技术及产业的发展关系到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关系到两个百年目标的实现和民族复兴,关系到全体中国人民的福祉。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互联网和信息技术事业代表着新的生产力和新的发展方向。[2]我国一定要加快信息化发展,以此整体带动和提升新型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发展。我们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加快推动数字产业化,依靠网络和信息技术创新驱动,不断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用新动能推动新发展,步入新时代开启建设网络强国的新发展路径。互联网已经成国家发展的新动能,数字中国建设不断完成新跨越。中国已然肩负起时代赋予的重大历史使命,开始走向世界网络信息事业的“引领者”地位。发展形势催人奋进,用最短时间最快速度缔造网络强国,让国民共享互联网发展成果的获得感更加强烈。[3]

然而,从另一方面来看,道阻且长,就在全世界互联网普及率和信息技术应用迅速发展的今天,网络空间却又成为国际地缘政治格局中科技、经济、政治和意识形态斗争的主战场、主阵地。在国内外,我国互联网和信息技术发展正面临着严重和艰巨的挑战问题,国际网络霸权,网络恐怖主义,网络犯罪等问题严重影响着我国的国家安全和国家发展战略的推进。这其中,网络安全和国际网络霸权问题尤其严重。当今全球网络安全形势不容乐观,随着互联网在多领域的应用,网络安全威胁日益凸显。例如,2015年,法国电视五台遭到黑客组织的大规模网络攻击。当前,全球有大量智能硬件设备接入互联网,一旦被非法目的而控制,后果严重。此外,网络恐怖主义问题也十分严重,各种恐怖主义组织,极端宗教组织,民族分裂势力等利用网络空间窃取国家机密、散布谣言、煽动民族分裂,网络犯罪活动十分猖獗,严重影响了经济社会的稳定运行与发展。[5]

对于网络霸权问题而言,例如,早在2009年,美国就策动利用网络技术对伊朗政局施加影响,发动网络对外干预攻势。2002年,美国国务院启动建立网络外交机构,到2003年,美国网络外交办公室成为其国务院信息管理局的重要组成部门。它的主要职能就是加强美国运用网络外交和对外干预的能力。同时,美国军方也在不遗余力地抢占空天信息技术与网络战制高点。2009年,美国军方组建网络司令部,成为其从网络安全入手,寻求和保持其网络霸权的主要战略举措。[4]

实际上,互联网本身就是冷战时期大国争霸的产物。1957年,苏联先后将两颗“伴侣号”卫星送入太空,美国朝野上下举国震惊。为应对苏联科技力量和军事打击能力有可能已经超越美国的危险,美国政府组建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其主要职能就是保持美国的技术领先地位,防止潜在对手意想不到的超越。为了保护国家安全,保持美国霸权地位,利于军事情报和军事组织和行动,该局于1968年组建互联网雏形,并以该局名称的缩语命名为阿帕网(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 Network)。由此,在美国国防部门和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的推进下,互联网与全球定位系统和隐形飞机等成为颠覆战争乃至世界格局的霸权性产物。因而,互联网自诞生之日起,就打上了美国霸权的烙印。美国掌控互联网主动脉,通过操控互联网来控制世界。美国政府不断以国家安全为理由,以国防和航空航天部门为主导力量,积极推进陆基和天基互联网建设,加紧网络霸权的实施,垄断核心技术和空域资源,实现对世界网络信息技术和网络空间的控制,强推美版国际规范构筑网络制度霸权,运用“网络自由”构建网络意识形态霸权,极力拓展其网络军备建设,进而增进网络和信息化的军事技术世界主导力量。在20世纪90年代以后,网络空间已成为继陆、海、空、天之后的第五维空间,网络空间也被看作是主权国家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神经系统”[6]。而美国是互联网技术最主要的发源地,也是网络根域名解析服务器最大的控制国。因此,这个第五维空间已经成为美国谋求现实世界霸权在虚拟世界的扩展和延伸。



2 国家政策方针指引


       



为了应对这种恶劣的竞争环境,实现核心技术自主可控,在新一轮技术革命中抢占技术和产业制高点,打破西方某些国家对空天信息和网络空间的垄断局势,实现中国梦和世界梦的统一,继续在互联网和信息技术驱动下捍卫国家安全,实施国家发展战略,实现我们的强国事业,我国就必须采取坚强有力的政策措施,应对网络霸权、维护网络空间安全、打击网络恐怖主义等挑战性难题。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网络空间是人类共同的活动空间,网络空间的前途命运应由世界各国共同掌握。各国应该加强沟通、扩大共识、深化合作,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总书记进而提出了推进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的“四项原则”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五点主张”。提出只有加强信息基础设施建设,铺就信息畅通之路,不断缩小不同国家、地区、人群间的信息鸿沟,才能让信息资源充分涌流。因此,要加快全球网络基础设施建设,促进互联互通。互联网是传播人类优秀文化、弘扬正能量的重要载体。一定要打造好网上文化交流共享平台,促进交流互鉴。中国正在进行“数字中国”建设,支持基于互联网的各类创新,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中国互联网蓬勃发展,为各国企业和创业者提供了广阔市场空间。因而要推动网络经济创新发展,促进共同繁荣。而之于国家安全问题,网络安全是全球性挑战,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置身事外、独善其身,维护网络安全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各国应该携手努力,共同遏制信息技术滥用,反对网络监听和网络攻击,反对网络空间军备竞赛。要保障网络安全,促进有序发展。国际网络空间治理,应该坚持多边参与、多方参与,发挥政府、国际组织、互联网企业、技术社群、民间机构、公民个人等各个主体作用,构建网络空间安全体系。

2016年12月和2017年3月,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外交部和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国家网络空间安全战略》和《网络空间国际合作战略》,重点阐明中国关于网络空间发展和安全的重大立场,指导中国网络安全工作,维护国家在网络空间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制定相关战略。《战略》提出了以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指导,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增强风险意识和危机意识,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统筹经济发展和安全两件大事,积极防御、有效应对,推进网络空间和平、安全、开放、合作、有序,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实现建设网络强国的战略目标。[7]



3 国外经验


       



维护网络空间安全,打击威胁因素,就要知己知彼,不可固步孤立,要紧紧跟踪前沿发展,鉴其所长,进而施以对策,在竞争与合作中抑制消极因素,促进健康的国内外经济社会发展环境的建设。因此,在这里我们先要了解在针对网络空间安全问题上,几个主要国家所采取的措施,当然,这些措施中也包含着推行网络空间霸权和反对霸权的实践策略。

随着社会各个领域和政府对网络信息系统的逐渐依赖以及阻止恐怖主义的需要,随着网络空间安全威胁日益增加,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历经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和特朗普政府时期,直至今日的美国政府相关部门一直在研究应对策略,并将其上升到国家安全战略的高度。美国先后颁布《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保卫美国的网络空间——保护信息系统的国家计划》,《网络空间政策评估》,《网络空间国际战略》,《网络空间行动战略》等一系列政策性文件,从技术层面、资源层面、信息层面到法理层面抢占全球网络空间制网权和制高点,加快构建网络空间安全的战略体系。在发布《网络空间政策评估》时,奥巴马发表了题为《保护美国网络基础设施》的重要讲话,指定由国家安全委员会牵头制定新的国家网络空间安全战略,综合运用外交、军事、经济、情报与执法的综合措施确保网络空间安全[8]。在军事领域,美国国防部国防科学委员会发布《关于网络威慑的工作组报告》,建议制订“网络威慑”计划,提高“网络威慑能力”。而且,美国军方正在建立一支有进攻能力的“网络作战预备军”,以应对黑客对美国政府各部门网络系统的威胁。由此可见,美国的网络安全治理集国家安全与霸权战略于一身。

2011年,英国发布《网络空间安全战略:在数字世界里保护英国并促其发展》政策文件,文件强调要抵制对网络空间依赖带来的风险,基于这种网络威胁,英国政府制定了包括网络空间安全在内的国家安全战略。2013年,英国政府又颁布了《英国网络空间安全战略:回顾与展望》,系统阐述了英国的网络空间安全战略框架。同一年,俄罗斯政府颁布《2020年前俄罗斯联邦国际信息安全领域国家政策框架》,进一步细化《2020年前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战略》、《俄罗斯联邦信息安全学说》、《俄罗斯联邦外交政策构想》,以及俄罗斯政府其它战略计划文件中的某些条款,明确了它在国际信息安全领域所面临的主要威胁、政府各相关部门在国际信息安全领域的政策目标、任务及优先发展方向以及其实现机制。2014年,俄罗斯又发布了《俄联邦委员会网络安全战略构想草案》,进一步完善了国家网络安全战略构架。欧盟委员会以及欧盟外交事务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也共同提出制定欧盟网络空间安全战略的提议,并于2013年2月发布《网络安全战略:一个公开、安全、有保障的网络空间》政策文件。欧盟的网络空间安全战略概述了欧盟在这一领域的愿景规划、明确了任务和职责,并列出了在有效保护和提升公民权利的基础上所需采取的行动。

综上所述,针对网络空间安全、互联网和信息技术与产业发展对我国经济建设,国家安全和国家发展战略重要作用,鉴于世界各主要国家针对网络空间体系建设的实际情况,我国同样采取了各种积极政策措施,在习近平总书记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和《国家网络空间安全战略》国家大政方针政策指引下,笔者现在简要介绍和分析两点推行和实施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建设的战略路径和对策建议。



4 网络空间安全与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建设的战略路径


       





4.1技术攻坚


某些霸权国家垄断着主根服务器等互联网基础性关键资源。每台计算机都有对应的IP地址,IP地址拥有的多寡,反映一国在网络空间中疆域的大小。据统计,美国拥有超过15.4亿个IPv4地址,占已分配地址的35.9%。攸关全球互联网正常稳定和安全运转的13台根服务器,美国独占10个。网络名称、IP地址、顶级地理域名、根服务器等,都是全球互联网正常运行须臾不可或缺的资源,这些资源都具有稀缺性或者目前比较稀缺,一旦分配与管理不当,就会导致全球互联网不能正常运行或使用,从而成为网络霸权国家手中的利器。

    西方国家控制海底光纤系统等互联网骨干设备。对于网络通信而言,由海底光纤系统以及全球网络空间主要节点构成的互联网骨干架构和互联网交换节点是关键信息基础设施。骨干架构越多,互联网交换节点越多,带宽资源就越丰富,网络通信条件就越便利。但大规模建设集中在2002年之前,主要是为了满足发达国家需要。美国尤其掌握着不对称的压倒性网络技术优势。当前,CPU、计算机终端、大型存储硬盘和交换机等核心技术几乎都掌握在美国手中。美国极力推动近地轨道、地月空间和行星际太空技术的发展,其根本目标就是固守太空高边疆,垄断和控制空天信息技术。美国主要的互联网和信息技术公司都有跟美国政府及情报机构合作的经历。思科、IBM、谷歌、高通、英特尔、苹果、甲骨文、微软掌握着互联网的大部分核心软硬件技术,其产品充斥全球互联网市场[9]。而太空探索技术公司、蓝色起源和轨道科学等波音和洛克希德·马丁之外的传统国防承包商外的新兴太空企业也都得到美国政府的全力支持,并且空天信息是他们的主要业务组成,也就是说,这种公私合作的前沿技术和产业发展模式正是在为美国保持其空天信息和网络空间主导优势而服务。

因此,为了建成世界网络强国,以数字技术驱动产业与经济发展,以高技术优势维护网络空间与国家安全,我国一定要坚定不移地自主研发互联网和信息技术领域的关键核心技术,并且在太空技术领域抢占战略高地,绝不允许受制于人,在关键环节被“卡脖子”。摆脱美国是网管,而我国只是上网者的尴尬境地,绝不能一直向美国“交上网费”,更不能让某些强国控制空天领域,阻断信息技术进步的发展前景。当今,全力发展空间信息技术和产业已经成为国家的战略性任务和计划。近年来,国家颁布出台了一系列重点发展和扶持空间信息产业的政策和规划,组织实施了多个国家重大专项,推出了军民融合、建设智慧城市、国家资源信息化等等一系列重大的项目,配套了一系列相关政策,加大政府投资和采购力度,着力引导社会资本投资,空间信息产业迎来整体性的产业发展机遇。从科技研发和产业建设角度出台《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国家卫星导航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等重大发展政策,更有《习近平关于网络强国论述摘编》[10]给予坚定和目标远大的政策指导。现如今,中国成功自行研制并运行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北斗卫星导航系统,这是继美国的GPS、俄罗斯格洛纳斯之后第三个成熟的卫星导航系统,打破了美国在全球定位上的垄断,成为我国网络强国和数字中国建设的重大历史性功绩,成为国际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建设的根基与保障。


4.2与“一带一路”倡议的有机统一


“和羹之美,在于合异”,“法者,治也端也”,“单则易折,众则难摧”,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组成,而这种共同体的建设即需要“大家的事大家一起办”,更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制定和实施相关法规制度,共同抵制网络霸权和网络恐怖主义等安全威胁。这里也更需要西方国家和某些霸权国家与我们在多个领域形成战略一致,实现共同利益。但是,在美国的霸权治下,我们不得不警惕霸权威胁和地缘政治威胁,警惕西方某些国家对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前沿科技进步,新兴产业发展的抑制、攻击和围追截堵。

“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经济全球化发展的重大构想,是中国将经济全球化重心转移到发展中国家的新愿景,也是适合中国国情的经济全球化新道路。实现“一带一路”倡议,需要强化中国在制造业价值链中低端竞争优势的同时,产业发展战略还应立足于国内转型升级,实施“价值链高端战略”和“双领先战略”,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构建由中国企业主导并占据价值链高端环节的全球价值链。抓住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历史机遇,在新兴产业、新兴技术上对内实施“领先市场战略”,对外实施“领先供货商战略”,创造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针对发达国家的新的竞争优势地位。“一带一路”倡议不是孤立的,而是与中国国内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和创新驱动发展密切联系在一起的,是双循环战略的重要组成。从发达国家崛起的历史经验来看,对于一个在全球价值链处于中低端和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国家来说,中国需要针对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实施保护中国高端产业、价值链高端和货币金融体系的战略,以便为一带一路构想的实施奠定坚实的基础。我们要通过国际分工和技术转移带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实现价值链中低端的发展和转型升级。在国内市场作为“外围包围中心”的“根据地”情况下,我国必须通过保护民族高端产业、价值链高端和货币金融体系等国内市场,为核心技术的突破和成长创造前提条件,占领价值链高端和核心技术等国际竞争的制高点,中国“外围包围中心”的经济全球化战略才能取得成功,“一带一路”倡议才能实现。

“一带一路”要实现我国与沿线国家的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而这种一体化性融通,正是数字“一带一路”的政策指导方针,也是构建“一带一路”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进一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国际地缘政治格局中实现国家全面崛起,使中国梦和世界梦相统一的政策路径。例如,“一带一路”要构建起我国与沿线国家之间的互联互通。互通需要港口、铁路、公路、机场、网关等软硬基础设施的建设,构建一个四通八达的物理环境,实现物流的互联互通。互联互通需要网络通信、数据中心、云计算等信息技术基础设施的建设,构建一个高效互联的数字环境,以实现信息流的互联互通。硬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同样需要依靠信息系统的软基建才能高效运行,只有将信息基础设施纳入“一带一路”互联互通的整体规划,才能有效利用国际合作的效力,驱动双循环运转。

2017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提出,要加强在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纳米技术、量子计算机等前沿领域合作,推动大数据、云计算、智慧城市建设,连接成21世纪的数字丝绸之路。[11]2018年4月集体会见博鳌亚洲论坛现任和候任理事和2019年4月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总书记进一步强调,要以“一带一路”建设等为契机,加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网络基础设施、数字经济、网络安全等方面的合作,建设21世纪数字丝绸之路,并全力支持各国企业合作推进信息通信基础设施建设,提升网络互联互通水平。[12]总之,“一带一路”倡议的战略构想与多年以来取得的显著成绩,以及数字“一带一路”的建设等,将与我国推进的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建设实现高效的有机统一。



5 结语


       



网络强国、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及网络安全建设已经成为捍卫国家安全和保障应急治理,提升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的重要组成。尤其在国际地缘政治格局中,维护网络安全成为国家自主创新,实施创新驱动战略,掌控前沿科技,打造世界科技强国,提升国家竞争力的基本政策。网络空间安全和空间命运共同体的建设意义重大,分析和研究其实施路径,借鉴国内外相关政策和经验,进而提出相关对策建议,可以服务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为数字中国和网络强国建设,经济高质量发展,构建新发展格局,以及为创新型国家建设,提升在国际地缘格局中的国家竞争力和国家整体安全而助力。大道之行,天下为公,大道不孤,天下一家。从中国梦和世界梦的统一,到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再到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建设,我国在国家经济发展,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起飞,布局未来前沿技术和新兴产业,打造良好国际关系格局,捍卫国家安全,实现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以及世界国家和谐共同发展的方针指引下,必将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以及全球治理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我们将通过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建设步步迈进区域乃至全球权力中心位置,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参考文献:


       



[1] 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 在网络强国战略思想指引下开创新时代网信工作新局面 [EB/OL]. http://theory.people.com.cn/n1/2018/0808/c40531-30215472.html[2021-03-01].

[2] 人民网. 《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8》:手机网民规模达7.53亿 [EB/OL]. http://tc.people.com.cn/n1/2018/0723/c183008-30164524.html[2021-03-15].

[3] 央广网. 打造网络强国 共享数字中国[EB/OL].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598230325089429008&wfr=spider&for=pc[2021-04-11].

[4] 温宪. 美国拓展网络空间霸权[J]. 红旗文稿, 2009(16):40.

[5] 匡文波, 童文杰. 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EB/OL]. http://opinion.people.com.cn/n1/2017/0601/c1003-29310240.html[2021-04-11].

[6] 杜雁芸. 美国网络霸权实现的路径分析[J]. 太平洋学报,2016(2): 65-75.

[7]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国家网络空间安全战略》全文 [EB/OL]. http://www.cac.gov.cn/2016-12/27/c_1120195926.htm[2021-04-11].

[8] 新华社.中国发布《网络空间国际合作战略》[EB/OL].http://www.cac.gov.cn/2017-03/01/c_1120552867.htm[2021-04-11].

[9] 高荣伟. 美国网络空间安全战略建设[J]. 军事文摘,2018(5):54-57.

[10]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 习近平关于网络强国论述摘编[M]. 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21年.

[11]新华社. 习近平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的演讲[EB/OL]. http://cpc.people.com.cn/n1/2017/0514/c64094-29273979.html[2021-04-11].

[12]新华网. 习近平主席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纪实[EB/OL].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brf2019/[2021-04-11].


An Analysis of the Policy and Implement Strategy of the Building of the Cyberspace Community with a Shared Future

Yang zhaohui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ChangZhou Institute of Technology,Changzhou 213032, China)



Abstract: For the Communist Party’s governance and administration of state affairs, the national security and the high quality development of the national economy are key missions of the construction of socialist economy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for a new era. Nevertheless, without cyber security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a cyber power, there will be no national security and a stable economic and social operation system. With the tremendous development of cyberspace, cyber security risks are increasing, therefore, In the new era’ development and for the new development pattern of double cycles, the building of the cyber security and a 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in cyberspace has become a major demand of national interests and the great historic mission of benefiting all humans and countries. This thesis takes the new era’s national security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new challenges in the international context as the main background, makes a comprehensive analysis of areas of internet, technology and industry of space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novation, the development of industry and economy and the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introduces and absorbs the cyberspace security construction experiences of UK、US、Russia and EU, in order to put forward policy suggestions of the building of the cyberspace community with a shared future and make contribution for China’s innovation-driven development strategy,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and the double cycle development strategy.

Key words: National security; cyberspace community with a shared future; aerospace information technology;technology innovation;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the double cycle development strateg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