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媒体矩阵

媒体矩阵

日本智库:韩国的印太战略

访问次数: 510 次    作者: 远望智库特约研究员 方晓    发布时间: 2024-01-02

0

日本智库国际贸易投资研究所于2023年4月发布报告,介绍和分析了韩国的印太战略,作者是该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亚细亚大学亚洲研究所特别研究员石川幸一。文章称,美国公布了印太战略作为对华竞争战略。日、澳、印、东盟乃至域外欧洲各国也都公布了印太战略或构想,但韩国直到尹锡悦政府上台后才于2022年12月公布印太战略。

一、韩国印太战略内容概要

文章称,韩国总统尹锡悦于2022年11月在金边举行的东亚峰会上宣布了印太战略,并于同年12月公布名为《自由、和平、繁荣的印太战略》的文件。韩国的印太战略由四个部分组成:背景、愿景和合作原则,地区范围,主要活动领域,结论。

(一)背景、愿景及合作原则

1、背景

印太地区占韩国出口的78%、进口的67%,韩国的贸易伙伴国前20名均位于印太地区。韩国64%的原油进口、46%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都通过南海航道。印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对韩国发展至关重要。如果印太地区在外交、安保、经济、技术、价值和规范等领域发生地缘政治竞争,会构成威胁。朝鲜的核和导弹能力的提高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排他性保护主义的扩大、供应链混乱、治理弱化等,也会造成影响。韩国的目标是成为探索合作议程、塑造论点的“全球枢纽国家”(global pivotal state)。

2、愿景

愿景是所谓“自由、和平、繁荣的印太”。内容包括:努力以防止纠纷和武力冲突,通过对话确保和平解决原则,加强包括传统和非传统安全保障在内的全面伙伴关系等。

3、合作原则

合作原则是所谓“包容、信赖和互惠”。韩国包容性的印太战略“不针对特定国家”,“不排除特定国家”。

(二)地区范围

覆盖非洲至拉丁美洲。韩国对以下7个广泛地区的参与如下。

1、在北太平洋,“朝鲜半岛和印太和平繁荣的关键是韩美同盟”,韩国将继续加强与美国的同盟,将追求与日本面向未来的伙伴关系。中国是实现印太地区繁荣和平的关键伙伴,韩国将根据国际规范和规则建立健全成熟的关系。对加拿大和蒙古以及共享价值的其他国家,韩国会采取合作。

2、关于东南亚及东盟。东盟是韩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和投资对象以及最大援助对象,韩国将把韩国东盟团结倡议(KASI)作为对东盟的中心政策来强化关系,支持东盟对印太的展望。

3、关于南亚。韩国将加强与共享价值的南亚主导伙伴——印度的外交关系,通过韩印全面经济合作协定(CEPA)扩大经济合作;还将通过贸易投资经济合作,寻求与巴基斯坦、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尼泊尔以及其他南亚国家的互利关系;还将与IORA(环印度洋联盟)以及作为观察员参加的SAARC(南亚区域合作联盟)等小多边框架进行合作。

4、关于大洋洲。韩国将加强与朝鲜战争以来有特别纽带的澳大利亚与新西兰的战略对话与合作,与澳大利亚在防卫、防卫产业、安保、重要矿物、气候变化、供应链等领域加强关系,与新西兰将扩大经济领域的合作;与太平洋岛国将通过蓝色太平洋伙伴(PBP)框架,在气候变化、渔业、可再生能源等领域扩大合作。

5、关于印度洋沿岸非洲。韩国正在推进与非洲东部沿岸国家的互利且面向未来的合作,将于2024年召开韩国非洲特别峰会;通过与IORA的对话伙伴关系和印度洋委员会(IOC)等新的框架,强化与东非各国的关系。

6、关于欧洲、拉丁美洲。韩国把欧洲定位为实施印太战略的重要合作伙伴,继总统尹锡悦曾于2022年6月首次参加北约首脑会议之后,将继续加强与北约的合作,以及与欧盟、法国、德国等成员国及英国的伙伴关系合作。韩国与拉丁美洲在2022年迎来外交关系60周年,与拉美合作不仅限于经济安全保障和贸易,还将进行全球课题的国际合作。韩国还将继续加强与太平洋联盟、南方共同市场、SICA(中美洲一体化体系)、CARICOM(加勒比共同体)等地区经济一体化的合作网络。

(三)主要活动领域

韩国提出了9个优先领域。

1、“建立基于规范和秩序的地区秩序”。参与并激活与印太更大规模合作相关的小多边合作。小多边合作包括韩美日、韩美澳2个3国合作框架,以及北约亚太伙伴(AP4:韩日澳新)。韩美日合作不仅是为了应对朝鲜核和导弹的威胁,也是为了应对供应链混乱、网络安全、健康危机以及其他全球性课题的框架。韩美澳合作则是为了解决在供应链、重要矿物、新兴技术、网络安全、气候变化等挑战的框架。

2、“推进法治和人权的合作”。

3、“加强整个地区的核不扩散和反恐对策”。韩国将基于美韩同盟,强化对朝鲜核和导弹威胁的综合防卫,同时通过韩美日合作加强维和能力。为了强化印太地区核不扩散的规范、保障太空安全,韩国将积极参与联合国反恐。

4、“扩大全面安全保障合作”。在网络、健康和其他非传统安全领域与发展中国家合作,扩大与北约的合作,致力于包括新兴技术和气候变化在内的跨境安全保障;在传染病、气候变动,新兴技术等领域,将与日美澳印四方安全对话(Quad)逐步扩大合作。

5、“构建经济安全保障网络”。将在印太推进自由且基于规则的经济秩序的同时,扩大经济安全保障网络,以进行稳定、强有力的供应链管理;积极参与多边合作,建立关键产业和物料预警体系和强有力的供应链,协助印太经济框架(IPEF)发展成为地区有效经济框架,通过讨论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以及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等,促进自由贸易。在数字贸易规则方面,一直寻求加入数字经济伙伴关系协定(DEPA),并将以东盟主导的机制在经济、金融、粮食领域紧密合作。

6、“科技关键领域的合作和缩小数字鸿沟”。将促进包括半导体、AI、量子技术、尖端生物学、下一代通信和航天在内的重要科技领域的地区合作,促进缩小数字鸿沟的地区合作。支持发展中国家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和人力资源开发,利用韩国科技的能力和数字转型(DX)经验,支持缩小数字鸿沟和发展中国家的数字转型。

7、“主导气候变化和能源安全保障方面的地区合作”。在气候变化、能源过渡、能源安全保障领域,致力于SDGs的达成、实现碳中和技术合作的地区合作。参与核能合作框架建设和印太核能源市场。重启韩日中首脑会议,强化韩日中合作事务局,推进绿色过渡和数字过渡领域的东北亚地区合作,同时推进韩日及韩中双边合作。

8、“通过伙伴关系做出贡献的外交”。对东盟将提供数字教育、气候变化、智慧城市、运输等韩国优势领域的支持,对南亚将在健康、卫生、运输、能源等进行支持,对太平洋岛国将加强绿色ODA,对东非将加强教育、农业、健康等方面的支持。为了提高开发援助的效果,将应用韩国的优势,同时到2025年之前将绿色ODA增加到超过DAC(发展援助委员会)平均水平。

9“相互理解和交流”。韩国在促进符合印太双向需求的交流的同时,将推进数字公共外交(public diplomacy),重点是韩国拥有优势的数字领域,以及包括K-pop(韩国流行音乐)和韩国电影在内的、融合了K-culture(韩国文化)软实力的文化领域。

二、韩国印太战略的特征

文章总结了韩国印太战略的几个特征。

(一)面向极为广泛的地区。美国的印太战略将印太地区定为从美国西岸到印度西岸的地区,日本的印太构想以至非洲东海岸的范围为对象。而韩国的构想是基于全球枢纽国家构想,以非洲东海岸为对象,并将进行合作的国家和地区扩大到欧洲和拉丁美洲。

(二)包容性的构想。在印太构想中,“包容”的意思是不排除中国。韩国的构想是“不以特定国家为对象,不排除特定国家”。美国的构想是认为美中竞争发生在印太,中国是最大的竞争对手。而韩国的构想称,印太地区正在发生地缘政治竞争,但中国是印太地区实现繁荣的关键伙伴;为此,韩国提出,把重新举行韩日中首脑会议、强化韩日中合作事务局作为优先领域。

(三)重视与日本的合作。韩国认为,改善与日本的关系是不可缺少的。韩美日3国合作除了应对朝鲜核和导弹的威胁之外,还将涉及供应链、网络安全、健康危机等领域。而且也将推进韩中日3国合作。

(四)合作方面,还将阶段性加强韩美澳的合作(供应链、重要矿物等)、与北约的合作(新兴技术、气候变化等)以及与Quad的合作(传染病、气候变化、新兴技术等)。

(五)受到2022年2月公布的美国印太战略的影响。在美国的印太战略中,提出的行动计划有:强化美日韩合作、强化威慑力、主导IPEF、合作强化太平洋岛国韧性等,而这也反映在了韩国的印太战略中。

(六)提出扩大经济安保网络。为此,韩国将参与多边网络,并推进IPEF的合作,以期通过对RCEP及CPTPP等的讨论,建立强有力的供应链。韩国虽然没有明确表示加入CPTPP和DEPA,但暗示了今后加入的可能性。

(七)在合作方面,日本重视物理的基础设施,提出了高质量基础设施的构想,以替代中国“一带一路”。而韩国将在数字教育、数字鸿沟、气候变化、SDGs、智慧城市等新领域进行合作。这意味着韩国将在数字等具有优势的领域进行合作,将利用K-pop和电影等韩国的软实力和数字领域的优势,开展数字公共外交。

三、面临的挑战

文章称,韩国最大的挑战是与中国的关系。美国的FOIP(自由开放的印太)明确了是与中国的竞争战略,日本的FOIP虽然没有指名,但也提出了高质量基础设施等针对中国的构想。在韩国的战略中,则以包容为原则;中国被定位为实现印太繁荣和平的主要伙伴,韩国表示将与中国逐步建立基于国际规范和规则的健全成熟关系。

文章称,中国是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签署了双边FTA(自由贸易协定),经济关系非常密切。但2017年在萨德部署问题上,韩国受到了限制团体旅行和抵制韩国产品等中国的反制。韩国虽然已经从以往的战略模糊性转变为在印太与“志同道合”国家合作,但没有把中国明确定位为威胁和竞争对手。今后,韩国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具体化印太构想,例如参加被中国排斥为对华包围圈的Quad等。

文章称,韩国比肩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东盟及欧洲主要国家,成为印太战略的主要成员。而另一方面,韩国的构想以包容为原则,不排除中国,在这一点上,又与印度和东盟相似。各国的印太构想差异很大,例如美国FOIP与中国的竞争和安保色彩浓厚,日本FOIP强调推进高质量基础设施建设,印度构想在主张包容的同时推进海洋合作,东盟FOIP重视东盟中心性、包容及经济社会合作等。韩国的印太战略则突出了韩国的个性。

四、结语

日方还有观点认为,这一战略反映了韩国政府希望通过向包括美国在内的“志同道合”国家靠拢来重建其外交政策。韩国政府用了自己的措辞“自由、和平、繁荣”,而不是“自由开放”,但其印太战略与美国的“自由开放的印太(FOIP)”类似。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韩国总统尹锡悦和美国总统拜登在2022年5月的峰会上确认了对印太概念的共同理解后,韩国即正式决定制定自己的印太战略。此后,韩国外交部北美局在印太战略制定过程中发挥了核心作用,例如征求美国、日本等国家的意见。该战略表示,韩国的外交政策将优先考虑与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等伙伴进行合作,特别强调了日本作为其“最近邻”的重要性,并表示韩国政府改善与日本关系的意图“对于促进志同道合的印太国家之间的合作与团结至关重要”。它还表明有意加强涵盖从经济到传统和非传统安全等广泛领域的全面伙伴关系。但是,日本和韩国对美国过于重视自身狭隘的国家利益而非更广泛的地区利益,有着根深蒂固的担忧,美国尚未完全消除其伙伴在经济问题上的疑虑。应该看到,美国尚未展现出足够的领导力和能力来表明其以实际行动解决经济问题、为合作伙伴带来实实在在利益的承诺。

我方有分析称,韩版“印太战略”的涉华表述与美、日的印太战略有一定的区别。与美、日等国动辄将中国视为“威胁”“挑战”“秩序破坏者”相比,韩版“印太战略”将中国视为“在印太地区实现繁荣与和平的主要合作对象”,未炒作“中国威胁论”,但是,韩版“印太战略”显示出尹锡悦政府上台后逐渐以更加积极的姿态加入美国主导的“印太合作体系”。而美国对该战略报告也回应称:“美国欢迎韩国采取新的印太战略,它反映了我们对该地区安全和繁荣的共同承诺。”美国强调深化同盟关系,无非意在借盟国加强美在亚洲的整体实力,进一步密织亚太地区安全网络,构筑所谓“综合威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