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媒体矩阵

媒体矩阵

志澄观察:印度太空力量的新发展(下)

访问次数: 1489 次    作者: 远望智库高级研究员 黄志澄    发布时间: 2020-07-15

0

(接上篇)


3.  印度大力发展太空力量




(1)印度空军正在向空天军转型

 

目前,印度空军是全世界规模第四大的空军。印度的国防开支位于世界上前十位的国家之中,是武器装备的第三大进口国。印度的军费开支大约占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以上,其军事预算近年每年增长7%左右。根据《印度空军2020年现代化计划》,印度空军正在从单纯的空军向空天军转型。印度空军已经建立了航空航天大队,这为其组建航空航天司令部奠定了基础。航空航天大队的主要任务,是与处理太空事务的其它部门和组织进行互动,以增强印度空军的整体作战潜力。现在,印度空军从空中力量向航空航天力量的过渡,将给印度空军提供急需的力量和准确性,其目标是使其成为一支强大的战略威慑力量。

 

(2)印度积极发展军用卫星

 

印度发展太空力量十分重视军民融合发展。为此,印度军方首先是充分应用印度空间研究组织发射的民用卫星。在这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完全军用的卫星。目前在ISRO总共运行的47颗卫星中,有6至8颗卫星是完全用于军事侦察目的。近年来,为应对印巴冲突和中印边境的局势变化,印度军方十分重视发展军用小卫星和反卫星武器。

多年来,印度军队十分重视军队信息化建设。为加强卫星通信建设与管理,印度政府还专门组建了一个由陆海空三军、航天委员会及国家其他相关机构参加的专门委员会负责相关事务。在今后相当长的时期内,卫星通信将是印军的主要通信手段。印度国家通信卫星技术的高速发展,必将有助于印军提高部队的通信指挥能力及整体作战效能。印度早期采用租用国内民商卫星转发器并与工业部门合作开发相应地面段硬件,或购买国外卫星接收终端方式实现军事通信。2013后开始建立专用军事通信卫星体系,至今已成功部署3颗(1颗入轨后失联),但卫星质量均未超过3000千克,设计寿命最高12年,主要用于满足印度境内的军事通信需求。针对印度海军的需求,2013年8月30日,阿丽亚娜5型运载火箭将印度首颗国防专用的GSAT-7卫星送入轨道。这颗多频段通信卫星,将监控印度洋范围达2000海里的地区,服务于印度军舰、潜艇和战机。此外,印度陆军还能通过这颗卫星,获取陆地上军队调动的至关重要信息。

2001年10月,印度成功发射了首颗军用照相侦察卫星“技术实验卫星”(TES),主要用于侦察印度边境地区。TES卫星采取的仍是“印度遥感卫星”(IRS)系列的基本结构,但其分辨率可达到1米,可覆盖全球60%的地区。TES卫星携带1台全色照相机用于遥感试验,可为印度军方提供印度海岸和边境的区域地图。TES卫星在轨道上还演示和验证了一系列卫星技术。TES卫星的数据在美国9-11之后的反恐行动中对美国提供了帮助。

印度于2019年4月1日发射了一颗名为EMISAT的先进的电子情报卫星,该卫星由印度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DRDO)研发,可以用于探测敌方雷达、搜集图像和通信情报。它重达436千克。卫星的功能为帮助监视敌方在印度边境附近的雷达部署,侦察敌人所在区域的地形地貌,并找出该区域中有多少通信设备。在这之前,印度空间研究组织已经在1月24日发射了另一枚名为Microsat-R的小卫星,该卫星能够在夜间拍摄清晰画面。

 

印度计划在2021年3月前发射10颗地球观测卫星。2019年,印度发射了4颗地球观测卫星,原目标是发射6颗。2020财年,印度计划再发射8颗。印度空间研究组织发射的地球观测卫星,主要用于陆地环境和农业生态监测,但其图像也可用于军事侦察和边境观测。

 

(3)为未来的太空战作准备

 

2019年3月27日,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印度已成功完成反卫星导弹试验,将成为世界上第四个拥有反卫星武器的国家。印度此次反卫星试验的代号为“女神力量行动”,但并未透露此次反卫星试验使用的导弹型号。根据印度媒体报道,估计承担此次反卫星试验的导弹是由K4固体潜射导弹改装而成,除原有的两级外,其顶部装有动能杀伤器。导弹直径为1.4米,总长约13米,总重量约18吨。印度方面将其命名为“ASAT”反卫星导弹。这次试验的目标是Microsat-R卫星。这颗卫星是印度在1月24日刚发射的,重约740公斤。从该卫星发射的时间推断,此卫星很可能是专门为这次反卫星试验而发射的。进行反卫星试验还需要目标探测与指示系统,印度能够承担这任务的有两型雷达,一型为印度从以色列引进的“箭”式反导系统的“青松”雷达,该型雷达工作在L波段,探测距离为500公里;另一型为印度自研的LRTR远程跟踪雷达,探测距离可达800公里。


 

此外,印度正在研发准备用于太空作战的激光武器、粒子束武器、微波武器、轨道拦截器以及信号干扰器等,并计划发展高级跨大气层飞行器和空天飞机等。
    印度在2019年组织实施了其史上首次太空兵棋推演,代号为IndSpaceEx,由国防航天局和国防部联合防御参谋部共同组织,军方与航天科技界人员共同参加,目标是加深对太空域中现有和新兴挑战的认识,探索为保护太空资产安全和国家安全利益而必须发展的太空能力。

 



4.  印度发展太空力量的经验教训






自独立以来,印度政府一直将发展航天技术视为迈向世界大国、体现综合国力的重要举措。开国总理尼赫鲁曾将航天技术形象地比作“现代印度寺庙的庙顶”。目前,印度航天在大型运载火箭、月球探测和载人航天等领域,仍明显落后于我国,但在应用卫星和军事航天方面,却与我国的差距不算太大。这对于GDP只有我国约1/5的印度来说,印度在发展航天的军事应用方面来说,还是比较成功的。他们的主要经验是:
 
(1)  加强对航天发展的统一领导
 
印度航天事业的发展是从1962年开始的。当时,在原子能部下设立了“印度太空研究委员会(INCOSPAR)”。1969 年,被称为印度航天之维克兰拉姆•沙拉拜(Vikram Sarabhai),创建了以他为首的位于班加罗尔的“印度空间研究组织”(ISRO)。1972年,印度政府设立了直接由总理领导的航天委员会和航天部,对民用航天和军用航天实行统一管理。其中,航天委员会是航天活动的最高决策机构,职责是制定航天发展政策和航天活动经费预算,协调与航天有关各部门之间的关系;航天部下设印度空间研究组织、国家自然资源管理中心、国家遥感局和物理研究所等机构,负责航天系统和卫星的研制,统一管理全国的卫星应用系统;国防部则管理导弹的研制和生产。为提高效率,航天委员会主席、航天部部长和印度空间研究组织主席由一人担任。印度航天事业的快速发展正是得益于这种集中统一领导的举国体制。
当前,太空军事力量正在成为推动军事力量转型的加速器。作为南亚大国的印度,其太空军事力量的发展也在提速。长期以来,印度国防部负责发展军事航天,航天部负责发展民用航天。2008年6月11日,印度国防部宣布建立“一体化航天机构”(ISC),旨在“抗衡中国军用太空系统”。ISC由印度国防部领导,将成为印度军方、航天部和印度空间研究组织之间协调合作的专门窗口。事实上,这是印度整合国内太空资源,加速发展太空军事力量的重要标志。 
2019年4月,印度宣布成立国防航天局(DSA),负责统筹陆海空三军太空资产,制定相关战略以保护印度的太空利益,为太空作战申请经费。DSA整合了包括国防图像处理与分析中心(DIPAC)、国防卫星控制中心在内的军事航天机构,初始规模约200人,总部位于班加罗尔。此次在国防部下成立国防航天局,负责印度太空安全政策和战略,统一制定军事航天发展规划,统管三军太空资产与经费申请,将进一步加强印度太空力量的统筹谋划。
2019年6月,印度内阁安全委员会批准在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DRDO)下成立国防航天研究组织(DSRO),负责航天技术在国防领域的应用,并开发太空武器系统及相关技术。DSRO的任务与美国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类似,致力于开发先进的武器系统及装备,包括研究定向能武器、激光、电磁脉冲、共轨武器等。DSRO作为DSA的下级单位,负责为DSA提供技术与研究支持,并计划2019年年底前开始运行,由资深国防科学家领导。
 

(2)坚持有所赶有所不赶的原则
 
印度航天始终将追求大国地位和抗衡中国为目标,但由于印度经济发展的现实,为了追赶中国,印度发展航天必须坚持有所赶有所不赶的原则。为此,印度为了集中力量发展军事航天,大大推迟了其发展载人航天计划。讲述印度火箭发展的《接触星空》一书的作者戈帕尔·拉杰说:“印度要发展载人航天表明ISRO希望追赶中国。这正在成为一个国家声望问题。我不知道航天员进入太空能给我们带回什么,即使比我们富裕得多的欧洲人也没有自己的载人航天计划。”有印度军方背景的印度防务研究与分析研究所发表文章说:“像空间站这样既昂贵又具技术挑战性的实验只取得有限成功。中国的空间站计划显然是它科技力量的展示。然而,需要数十年才能清楚这类计划的实际具体利益。不过,这类计划有助于发展航天产业和促进开发其他领域的新技术,包括军事领域。因此,出现了关于中国在航天领域里超过印度的大量讨论和担忧。为了理解中国超过印度的优势,重要的是不要进行盲目对比,尤其是在载人航天和空间站这类计划上更是如此。印度应该克制自己,不要效仿中国,也没必要实施像载人登月这样纯粹为了提升民族主义感情的炫耀项目。”  
同时,印度对于深空探测也采取了“小而精”的发展模式。2013年11月印度发射了一𠆤火星探测器,并于2014年9月成功进入火星轨道,但总费用只有7500万美元。就是在应用卫星领域,印度也精打细算,讲究实用。从技术上讲,印度完全有能力建设全球导航定位卫星系统,为了节省费用,印度目前只建设了区域的导航定位卫星系统。


 
(3)加速航天工业商业化改革
 
由于航天技术是一项军民两用技术,印度军事航睚一开始就显示军民融合的特征。由于印度原有的航天企业都是国营企业,效率较低。因此,近年来印度航天加速商业化改革。目前印度也诞生了许多私营航天公司,例如参加谷歌X-Prize“月球竞赛”的“印度队”,就是一家民营航天公司。最近,印度民营的巴帝电信(Bharti Airtel)公司与英国政府与合作,共花费10亿美元收购卫星互联网公司OneWeb ,从而让印度商业航天很快进入国际卫星互联网市场。由此,印度的航天发展进入了军民融合发展的新阶段。
 
印度空间研究组织(ISRO)对PSLV运载火箭的整合与发射工作,原来是通过ISRO的商业机构“安得利公司”(Antrix Corporation)进行的。为了加速火箭发射的商业化和提高发射效率,2016 年ISRO计划成立由“安得利公司”牵头的一家联合企业来负责完成。2019年印度航天部成立了新航天印度有限公司(NSIL),以减轻ISRO在运载火箭和卫星生产、发射服务以及航天基础服务领域的业务活动。NSIL将通过工业财团执行这些活动。这将使ISRO能够为研发工作分配更多的时间和资源。ISRO将继续开展其目前的活动,除了支持民营公司在航天部门的工作外,将更加聚焦开发先进技术和任务、增强能力建设。
    2020年6月25日,印度航天部部长兼印度空间研究组织(ISRO)主席西万阐述了印度航天工业商业化改革的进展。商业化改革的目的是通过一系列社会经济改革使印度实现自力更生的更大愿景的一部分。航天部门改革的目的是通过让民营企业和初创企业参与航天活动,以挖掘和释放潜力。此外,改革的目的还在于通过分享ISRO的现有设施,来减少民企建役航天设施所需的大笔前期投资。开放和包容的航天部门将加速增长、创造就业和促进创新,并将使印度航天工业成为全球太空经济的重要参与者。为此,印度将建立自主的印度国家航天促进与授权中心(IN-SPACe)。它将作为航天部下设的一个独立机构,负责监督和管理民营公司在航天部门的活动。为此, IN-SPACe将拥有自己独立的技术、法律、安全和保障、监测以及促进评估民营公司需求和进一步协调他们与ISRO的关系。
     目前,印度航天部正在制订有关政策提案,旨在使航天的各个领域,包括军事航天领域向私营航天公司开放和包容。假若这些政策能够进一步落实,印度的军事航天将会注入新的活力。
    另一方面,印度军事航天的发展,也还面临诸多问题,如自主创新能力较差,资金明显不足,国内工业基础相对薄弱,航天工业商业化进展缓慢等,从而影响了印度军事航天的发展速度。因此,其教训也值得我们进一步思考。
 
5. 结束语
 
纵观印度近10 年来航天技术的发展,可以发现,随着印度运载火箭技术的突破,加上印度有较好的应用卫星和卫星应用的基础,印度航天已从技术攻关阶段走向全面应用阶段。在这基础上,印度整合太空军事力量和大力发展军用卫星系统和太空对抗武器的动向,值得我们关注和研究。
印度航天始终将追求大国地位和抗衡中国为发展目标。目前,中国已成为印度航天事业发展的重要参照系。在总体上,我国航天与印度相比目前还有优势,特别在大型运载火箭、月球探测和载人航天领域,我国有明显的优势。但是,印度在认真总结了我国航天发展中的经验教训之后,充分利用他们的后发优势,爱步缩小了与我国在军事航天方面的差距,并有逐渐接近的趋势。由此,为了博采众长和知己知彼,我们也应认真研究印度发展航天技术和太空力量的经验和教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