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媒体矩阵

媒体矩阵

俄乌冲突激烈交战中暴露出那些作战指导失误

访问次数: 623 次    作者: 远望智库特约研究员 魏岳江    发布时间: 2023-10-24

0

进攻(反攻)按作战规模,分为战略进攻、战役进攻和战术进攻;按敌人行动性质,分为对防御之敌进攻、对驻止之敌进攻和对运动之敌进攻;按地形、天候的不同,分为登陆、渡江河、城市、山地、高原、荒漠草原、水网稻田、热带山岳丛林、高寒地区以及夜间等特殊条件下的进攻。

俄乌冲突中,乌克兰从2022年冬季就开始向西方国家要军援主战武器,对外宣称拟组织春季反攻,直到2023年夏季6月4日开始,乌克兰终于开始了即所谓“反攻”。
据乌克兰总统网站消息,泽连斯基2023年6月10日表示,乌军正在进行“适当的反攻和防御行动”,但他不会透露行动处于哪个阶段。 当天,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与来访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举行记者会时,公开承认乌军已展开反攻,但他拒绝透露详情。
截至目前,双方的攻势仍在持续。据路透社报道,乌克兰方面2023年6月12日称,乌军已经在该国东南部地区收复了第四个村庄。美联社称,俄罗斯国防部没有证实俄军从上述村庄撤出,但一些军事博主承认俄方失去了对这些村庄的控制。多家西方媒体2023年6月11日报道认为,目前很难评估战场的实际情况,因为交战双方的说法截然不同。

如果最近乌军所展开真的是反攻行动,虽然在扎波罗热方向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是从持续一周行动来看,也和乌克兰危机爆发时俄军围攻乌克兰首都基辅失利一样,在作战指导上都存在失误。所以,按照进攻(反攻)作战指导,都要把握以下几个关键点:

一、进攻(反攻)发起前,要周密地做好进攻(反攻)准备,制定作战计划,先期火力打击不可少

无论是进攻还是反攻,都要从最复杂、最困难的情况出发,把掌握敌情,研究战场地形,使用部队作为准备工作的基础。

制定进攻计划是准备工作的核心内容。要坚持统筹全局,确保重点,在对作战地区敌情、地形、植被、气象等进行全面的侦察,作出正确判断结论的基础上,确定进攻的企图、主攻方向、兵力部署、进攻手段和开始时间等。既有基本方案,也要有预备方案,使计划具有相对的稳定性和一定的灵活性。

信息化智能化数字化条件下作战,进攻准备和敌人反进攻准备斗争异常激烈,准备工作要在严密伪装下隐蔽进行,并采取各种迷惑敌人的佯动措施。

乌克兰危机爆发时,俄罗斯或许借鉴1989年美国入侵巴拿马,采用闪电战进攻,兵分五路袭击巴拿马各军事要地,仅15个小时就控制了巴军的大部分兵营,推翻了诺列加政府的战法。首先,俄军使用包括短程弹道导弹、中程导弹、巡航导弹等远程打击兵器,对乌克兰境内军事指挥中心、军用机场、防空系统、军港舰船以及弹药仓库等重要目标实施了精确打击。其次,俄罗斯地面部队则从北、东、南三个方向进入乌克兰境内,对乌克兰首都基辅形成大军压境的军事威慑态势。虽然俄军使用战术弹道导弹以及巡航导弹对乌克兰全境的各军用机场、防空系统等数十个重要战略、战役军事目标实施了全面打击。但据外界观察,俄军在第一天实际发射的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数量不足,远未达到对目标实施饱和打击的程度。由于乌克兰预有准备,据说此前西方以“防御性”和“非致命性”为借口向乌克兰提供武器,乌军反击力量对正向基辅机动中的俄军部队进行袭击、出动小股部队偷袭,致使俄军放弃伞兵突击部队纵深空降基辅夺取城市要点行动,未有达成速战速决之目的。加之,俄罗斯军方高层轻敌、战略误判,俄军装甲洪流战线过长、突出冒进,导致后勤补给困难。

据报道,自2022年秋季以来,俄罗斯加固了防御工事,架设绵延数百英里的铁丝网、战壕。乌克兰在“反攻”行动中,采取从南北中三线同时进攻战术。这次“反攻”并非规模浩大的进攻行动,而是以小规模骚扰性攻击为主,防止机动中遭俄军空地火力打击。一名参与“反攻”战斗的乌军士兵对《华尔街日报》表示,俄军为这场战斗做了准备,他所在的团刚穿过一条公路,就遭到俄军“冰雹”火箭炮的打击,地面布满了地雷,俄军直升机和喷气式战斗机在头顶盘旋。

根据乌军总参谋部2023年6月11日发布的信息,俄军在扎波罗热和赫尔松方向处于防御状态,同时在其他方向继续发起进攻。基辅方面表示,乌军在一天内击退了俄军在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以及哈尔科夫地区接触线上发动的35次进攻。值得注意的是,在俄国防部2023年6月10日公布的战况中,展示了被俄军击毁的“布雷德利”步兵战车、“豹”式坦克等美西方国家向乌军提供的武器装备。美国媒体称,这是首次出现美国向乌克兰提供的“布雷德利”步兵战车被摧毁的图像,也被视为对俄军而言极具意义的胜利。俄国防部长绍伊古2023年6月11日向击毁上述装备的俄士兵颁发了勋章。

另据俄《观点报》2023年6月11日报道,俄国防部当天称,为“土耳其溪”和“蓝溪”天然气管道提供安全保障的黑海舰队“普列阿佐夫”号情报侦察舰击退了乌军海上无人艇的攻击。

有军事专家认为,乌克兰在“反攻”之前,未有对俄罗斯防御前沿阵地进行先期火力打击,而后工兵也没有及时清楚雷区和障碍,为后续主力部队开辟通路,而装甲车——坦克和其他战车也未有提供突破俄罗斯防线所必需的火力。

二、进攻(反攻)发起时,正确选择和把握有利时机,力求达成突然性

选择和把握进攻(反攻)的时机是决定进攻(反攻)成败的关键之一。战略进攻(反攻)的有利时机是己方已完成进攻的动员和准备,军事实力占据优势,官兵士气高昂,物资储备充足,总体态势有利;己方进攻的动员和准备虽不充分,但是己方兵力火力略占优势,但进攻师出有名,国际形势和天候、地理条件十分有利。

战役战术进攻(反攻)的有利时机是己方兵力占明显优势,且机动力量强大,态势有利;双方兵力数量虽相差不大,但敌人无斗志,节节溃败,内部不稳,也可乘机发动进攻。正确选择进攻(反攻)的时机,需要综合分析敌我双方相互对立的各种因素,权衡利害,作出恰当的估量。掌握敌防御行动企图,在敌人意想不到的时间、地域予敌以突然猛烈的打击,使敌不知所措,迫敌处于困境。

达成进攻(反攻)的突然性是最佳时机。进攻(反攻)一方通常采取预先侦察、封锁消息、隐蔽企图,严密伪装、示假欺骗、虚张声势,佯动牵制、电磁欺骗、转敌视线等战术手段。

进攻发起前,要严格保守秘密,采取伪装或佯动、欺骗措施,造成敌人的错觉,隐蔽进攻企图;充分利用有利地形和天候,隐蔽配置兵力火力,秘密接近敌人,突然实施攻击,出奇制胜;灵活运用战略战术,广泛采取分割穿插、迂回包围,打乱敌防御布局,割裂敌部署,使敌顾此失彼,始终处于被动地位。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并不断被运用于军事领域,尤其是首次运用的人工智能无人武器更能达成超出想象的突然性。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表明,隐身飞机、精确制导武器、高性能电子干扰机等都为达成作战突然性提供了可能。不难看出,谁率先掌握人工智能技术、最先使用某种人工智能无人装备,谁就可能在未来作战中创造突然性的奇迹。

在作战突然性上,无人机或有人驾驶飞机与无人机协同作战有可能拉开未来战争的序幕。战争通常都是在夜间发起。夜战,无论是在过去还是现代战争中,都较易达成战役战术上的突然性。时至今日,夜战更受信息化智能化军队的青睐。夜间和凌晨人们进入梦乡和半醒状态,比较劳累或麻痹。所以,此时发动战争较容易达成作战突然性。科索沃战争中,美军晚8点实施空袭发起。阿富汗战争中,美军深夜发动空袭开始。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凌晨5时36分发动空袭后,广泛使用了航天侦察卫星、航空侦察机、地面侦察等各种手段,构建空中、空间、地面全方位的信息侦察网络体系,牢牢地控制了“制信息权”,保证了空中打击和地面夜间军事行动顺利进行。

乌克兰“反攻”之前,全世界媒体都知道,猜测反攻的地点也大致确定为扎波罗热方向。这次反攻完全没有保密性,而且俄军也进行充分的准备,修筑了三道防线。据报道,乌克兰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还没有完全接触到俄军第一道防线,但是其依然保持着反攻态势,并且在不停进行试探。据了解,乌克兰军队曾两次试图展开突袭,分别面向巴赫穆特和阿瓦迪夫卡的方向,但都被俄罗斯军队压制并遭遇失败。

三、无论进攻还是反攻,一定要在夺取制空权前提下才能展开各种攻势行动

制空权,交战一方在一定时间对一定空间的控制权。掌握了制空权,就能限制敌方航空兵和防空兵力兵器的战斗活动,保障己方航空兵的行动自由,使陆军、海军的作战行动得到有效的空中掩护,国家重要目标不受敌方航空兵的严重危害。在贝卡谷地空战中,以色列空军运用高新技术,击毁叙军80多架飞机而自己未损伤一架飞机的辉煌战绩,在全世界引起极大震动。在美国空袭利比亚中,美国利用计算机技术精确选定拟袭击的利比亚目标,通过侦察机和军用侦察卫星核实目标具体位置;利用计算机仿真技术模拟被攻击目标和作战环境。接着美军对利比亚的地面防空系统实施强大电子干扰,使利比亚军队的防空预警系统瘫痪,从而掌握了空中优势。随后,美战斗机从美国驻英国海外基地升空,长途跋涉,当接近利比亚时利用飞机上预先输入的地形匹配程序沿海低空飞行,超低空攻击目标。

进攻(反攻)一方在完全没有夺取制空权情况下,其装甲部队机动中就容易被对方太空侦察、地面侦察、无人机等发现后,成为对方远程火力打击的活靶子,其结果可想而知。

据报道,乌军“反攻”方向道路两侧布满地雷,不知是俄罗斯防御时部署的还是乌克兰原来对付俄罗斯进攻布设的,乌克兰在没有夺取制空权的情况下,其坦克带着装甲运兵车成一个纵队沿着公路前进时,缺乏野战防空系统的掩护,俄罗斯军队的武装直升机、无人机对其进行有效空中打击。当乌军坦克一冒头,就已经被俄军无人机侦察到了。在无人机引导下,俄军火炮、反坦克小组、武装直升机全面开火,先打第一辆车,再打最后一辆车,把路堵死,乌军整个小队就进退两难了。俄罗斯卡-52武装直升机先用无人机锁定乌军坦克、装甲车后再发射反坦克导弹。
乌克兰危机爆发时,俄军从三个方向向基辅围攻中,俄军坦克和装甲集群被乌军的反坦克小组打得抱头鼠窜。而今,俄军也培训了大量的反坦克小组。差异在于,乌军的反坦克小组靠的是两只脚走路,而俄军的反坦克小组配备了专门的山地车,类似于一种装甲皮卡车,把反坦克导弹用螺丝固定在后备箱上,停车就可以发射导弹,两到三人一组,打完就开车跑路,速度快,机动性极强。在埋地雷上,俄军直接模仿了乌军,不埋路上,埋路边,出其不意,令人防不胜防。而乌军反向布雷。在坦克装甲部队的侧翼使用高速布雷车,在俄军的增援方向抛洒布雷,阻止俄军的增援部队。可这一手段并没产生效果,俄军根本就不增援,直接用远程火炮猛轰。
俄罗斯国防部则表示,在俄空军和远程打击力量的支持下,俄罗斯突击部队正在巴赫穆特的战场取得突破,而乌方在人员和装备上都遭到了重大损失。结果乌军豹-2还没有冲到俄军阵地前,在途中就被俄军炮兵直接锤爆,在俄军看来如果局势按照这一趋势发展下去,那么双方之间的坦克大战也许压根就不会出现。毕竟,俄军有太多的手段可以用于对付乌军手中的北约主战坦克,除了可以呼叫炮兵支援外,还能让空天军和导弹部队精准打击。届时,乌军手中的北约主战坦克和装甲车,也许刚露头就会被打成废铁。乌克兰米格-29、苏-27两款主力战斗机都是宝贝,不敢深入俄军阵地去打。苏-25攻击机过于老旧,很容易被俄军击落,也不敢深入前线。这就让乌军的坦克装甲集群在战场上裸奔了。根据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显示:一支俄军小队发现了乌军的坦克后,带着反坦克导弹的机动越野车赶到了该地点,60秒摧毁这辆乌军坦克。打完之后,俄军迅速离开了现场。一般来说,因为坦克会还击,所以在整个过程中,稍有拖延就会陷入危险之中,只有操作相当熟练的老兵才能很快完成。

四、进攻(反攻)发起后,集中优势力量于主要进攻方向,选择防御薄弱处、要害部位作为突破口

进攻须在确定的时间、地点,隐蔽迅速地集中兵力火力和信息智能技术装备于主攻方向。一次进攻作战可以有几个进攻方向,但主攻方向只能选一个,以保证主要方向上始终保持对敌的优势力量。

主攻方向应选在便于突破的敌之防御薄弱、要害部位,便于配置兵力和向敌纵深发展进攻的方向。集中于主要方向的兵力兵器,应作纵深疏散的隐蔽配置,形成强大的连续突击力,以确保突破、割裂敌部署,突破敌防御体系,在进攻的全纵深内实施有效打击。

在陆地则采用多方向进攻的样式。进攻作战应以敌指挥信息系统为打击重点,综合运用精确打击、体系破击、电子攻击、网络攻击、无人机打击等多种软硬杀伤手段,力争夺取以制信息权为基础、包括制空权和制海权在内的战场综合控制权。各种力量要形成一个整体,协调一致地打击敌人,战区之间,陆、海、空军之间,前、后方之间,主攻、助攻之间,必须密切协同。

建立纵深梯次、有强大预备队的进攻部署十分重要。进攻作战的后续进攻力量,通常使用于主攻方向,并作纵深疏散配置,用于接替、增强第一梯队的进攻力量,穿插、迂回、攻歼被围之敌,应付突发的紧急情况等。使用后续力量,既要有事先的周密计划,又要有临战审时度势的灵活指挥。预备队一经使用,须重新建立新的预备力量,以确保进攻的连续突击力和快速向敌纵深发展进攻。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2023年6月11日,乌克兰军方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乌克兰武装力量正在加大对巴赫穆特俄方阵地的压力,并寻找防线中的薄弱环节以待在反攻中取得突破。扎波罗热地势平坦,一直被视为可能是打响反攻的首选地区。从这里切入,基辅有望切断俄罗斯大陆与克里米亚之间的“大陆桥”。这将切断俄罗斯的东西方向供给线。在此情形下,乌克兰部队可能试图夺回被俄罗斯占领的地区首府梅利托波尔市。他们也可能试图夺取欧洲最大核电站扎波罗热核电站所在的埃涅尔戈达尔市。 俄罗斯“论据与事实”网站2023年6月11日也称,扎波罗热方向的战斗暂时进入阵地战阶段。乌军炮兵正在积极活动,并正试图打击俄军的补给线,俄军则在进行反炮兵作战。与此同时,乌军正在分散兵力,在苏梅、哈尔科夫等方向重新部署,以试探俄军防线的薄弱环节。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索契就乌克兰冲突中,乌军的反攻行动发表讲话称,乌克兰军队在最近的反攻行动中投入了战略预备队,试图对俄军在该地区的防线发动决定性攻势。然而,这次反攻并未取得任何实质性的成果,未能实现他们原先设定的预定目标。普京强调,俄军在阻止乌克兰军队的反攻行动中展现出了坚定的决心和强大的实力。普京的说法,立即引起了各方对乌克兰冲突局势的进一步关注和分析。乌克兰军队的反攻行动被视为其试图夺回东部地区的努力,然而在俄军的坚决反击下未能取得预期的突破。这次失败的反攻行动暴露了乌克兰军队在战术和战略层面的局限性,同时凸显了俄罗斯军队在该地区的防御能力和实力优势。(此文仅代表作者分析研究观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