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媒体矩阵

媒体矩阵

以色列突袭加沙地带:绝不会是“轻松的散步”

访问次数: 462 次    作者: 远望智库开源情报中心 侯 兵 编译    发布时间: 2024-01-08

0

与以色列持续多年的战争中,互射和经常性军事行动对于巴勒斯坦起义武装组织早已司空见惯。然而正在进行的血腥作战,似乎在加沙地带史无前例。以色列航空兵按计划碾平居民点,三十万大军在数百辆装备的支援下发动了大规模突袭,目的是消灭哈马斯。

以色列是否能得偿所愿—— 有待观察,但西方专家确信,以色列在加沙不会是“轻松的散步”。

一、装甲装备和步兵肩负重任

谈到以色列军队与哈马斯战斗旅的大规模冲突,应该指出一个重要事实:经典的合同战斗装备面临诸多条件的限制。首先涉及航空兵和导弹兵,目前正在打击加沙的居民区,每天造成大量平民伤亡。以往军事行动的经验表明,由于加沙地下几十米有发达的地道网,从空中发动先发制人的打击无法显著削弱哈马斯的战斗潜力,实际上面对地下第二个加沙,这是步兵、指挥中心、武器弹药可靠的避弹所。炸弹和导弹几乎无法打到和摧毁这样的掩体,武装人员积极加以利用—— 2012年由于以色列的打击,巴勒斯坦领导成员损失惨重,哈马斯最终确信,一切都应该藏于地下。

只有在打击之初轰炸机才能给建筑物和设施中的敌人造成最大的损失,因为当时存在突然性,目标尚处于地面之上。随后效能就会下降,对新目标的侦察十分困难,打击主要是摧毁生活设施,消灭平民。因此,宣称毁伤了数百敌人,甚至数千个目标,却看不到任何具体的战果——军方自己也很难回答这个问题。

发现和摧毁导弹发射装置、火箭炮和身管火炮的掩体也绝非易事。即使运用反炮兵雷达对哈马斯的火炮、火箭炮进行侦察,然后航空兵进行打击,也并非总能奏效——这既取决于制导的精度,也取决于武装人员的战术,他们可以迅速变换位置。

以色列专家关于2014年行动的评论可以很好解释当前的态势(兰德公司2017年的报告《从“铸铅”到“护刃”行动》):

“毋庸置疑,哈马斯进行了精心的训练,加强了力量,他们已经转入地下。不仅是进攻地道,还建立了整个体系。因此,当我们出动强大的航空兵时,他们会躲入地下……行动过后,现在一目了然,实际上运用空军并不现实……据称,空军攻击了1000个指挥类目标。我们对哈马斯的指挥控制产生一定影响了吗?没有。我们攻击了数千个固定场地,却没有产生任何现实影响。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仍然组织有序。我们使用空军,但这一能力没有意义……”

当然,以上评价带有一定的感情色彩,因为任何情况下航空兵都能做出自己的贡献,但整体上反映了实质:从空中摧毁加沙,然后“轻松地进入、散步”,是不可能实现的。因此,装甲装备和步兵肩负着打击哈马斯人员的重任—— 这和以往的行动别无二致。

这种情况下,无论听上去多么奇怪,装备简陋的巴勒斯坦战斗旅却在一定程度上把自己的战争条件强加于以色列,将其拖入巷战,不得不捣毁地道……应该指出,自从以色列国防军上一次军事行动结束以来,哈马斯战士对事件的这一发展准备了约十年。

二、加沙的战斗危机四伏

尽管以色列国防军已经不是首次在加沙地带展开地面军事行动。哈马斯自上台以来不断攻击以色列,对其领土发动了各类袭击,但目前事件的规模与以往任何一次都有所不同。

如果说之前以色列从未把完全消灭哈马斯作为自己的目标,哈马斯从行动中谋求经济利益,现在以色列的决心则十分坚定,哈马斯不得不全力应对。因此,很可能战争将陷入持久,双方都会不择手段。

以色列国防军突袭加沙地带时,哈马斯的战斗旅很可能加强对以色列居民点的火箭弹和火炮打击,以及大规模突击进攻的部队,就像2014年那样。曾记否,当时以色列进攻部队66人阵亡,469人负伤,其中约三分之一是巴勒斯坦身管火炮和火箭炮造成的。许多遭到攻击的分队处于居民点之外—— 经常位于加沙与以色列的边境线附近。

此次行动哪里与以往有所不同?以色列部队将遭到更密集的炮击。现在根据不同的评估,哈马斯积累了相当数量的迫击炮弹药,构成了他们直接接敌时机动射击的能力基础。可以说,哈马斯对这些火力阵地进行了创造性伪装。

也应该考虑到,现在以色列为了突袭集结了几十万大军和大量装备,这为哈马斯的战斗旅提供了许多目标。因为部队的人数越多,就需要更多的后勤路线、转运补给点和其他后勤保障中心,这都是哈马斯便于攻击的目标。

当然,以往的行动中在突袭前很长时间在边境集结部队有过惨痛的教训,以色列未必会重蹈覆辙展开进攻,但哈马斯也有打击和侦察装备。

对于巴勒斯坦而言,这方面无人机可能助一臂之力。从远程自杀式无人机到经过改装后可以投放弹药的四旋翼无人机。而且哈马斯并不避讳将无人机用作侦察装备,总体而言,这简化了对目标的远距搜索。

应该指出,巴勒斯坦人认真借鉴了俄乌冲突中无人机使用的先进经验,无人机早已成为反步兵、掩体和装备的致命武器。仅举向配备主动防御系统的以色列“梅卡瓦”坦克投掷聚能榴弹的例子,这令以色列军方深感意外,暴露了哈马斯反坦克防御的新能力。哈马斯的无人机甚至配备串联反坦克榴弹,能够击穿反应装甲。

如果谈到巴勒斯坦与以色列的直接战斗冲突,首先应该指出地道的重要作用,这早已成为哈马斯的名片。早已不是“鼹鼠洞”,而是坚固的混凝土设施,位于地下几十米深处,几乎是地下的加沙。

哈马斯自己宣称,开挖了约500千米的地道,出入口位于建筑物或不显眼的设施内,以及开阔空间,并有良好的伪装。

可以说,只能偶而发现地道,这令以色列十分头疼。哈马斯正是通过地道实现指挥和通信,以及完成有生力量、武器弹药的输送。

哈马斯能够通过地下交通线在小范围内,特别是城市条件下高效地变换阵地,这给进攻方发现他们并协调行动造成了困难。武装人员从地下出现,在最意想不到的地点设伏,对以色列国防军而言,早已是残酷、经常发生的血淋淋现实。

之前以军摧毁了部分发现的地道,使之无法使用。但并未达成完全消灭哈马斯及其地道的目的,最危险的是通向以色列领土的地道。

这种情况下无法预先清剿地道—— 即使能够破坏一些小的支线,但无法摧毁整个地道体系或封死其中的敌人,而且不要忘记,那里还有人质。这就是说,以军不得不投入地下战,而敌人却如鱼得水,充分发挥自己的所有优势,从布设雷区到熟悉所有迂回路线和出入口。

在狭窄的地道中,缺少火炮、装甲装备和航空兵的支援,通信和侦察也十分受限。因此,这种条件下只能使用步兵,不得不与躲在拐角后的敌人面对面战斗。

至于地面战斗,任何情况下将在加沙密集的城市建筑物和其他村镇展开—— 在开阔空间哈马斯无法阻止以军。西方来源通常关注那里的平民,这是以军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他们想尽量避免附带伤亡。但可以说,他们很可能不会受制于这一条件,一切显而易见。

毕竟城市——首先遍布建筑物,即使变成了废墟,也很容易构筑火力点和支撑点。实践表明,配备自动武器、狙击步枪、反坦克导弹和火箭筒的哈马斯步兵分队一定会加以利用。而且这些建筑物大部分通过地下交通线和地道相连,可以迅速变换阵地,狭窄的街区对于布设雷场和设伏再合适不过了。

几乎一切都有利于防御方,因为进攻方在分队机动、通信、装甲装备行动和炮兵火力支援方面十分受限,因此,以色列的战斗将举步维艰。不能排除,不得不争夺每一条街道或每幢建筑物,陷入持久的流血战斗。

毫无疑问,以色列在装备和部队人数方面拥有压倒性优势,通过之前积累的宝贵经验,善于在城市中作战。然而他们从前在加沙打击哈马斯方法的性质是使用军事手段强制和平。现在任务发生了变化:想完全消灭敌人。这就是要纵横覆盖敌人整个领土,清剿所有的抵抗据点。

这样的战斗中以军将遭受何种损失,行动将持续多久——很成问题。这方面的先例是“伊斯兰国”占领了伊拉克城市摩苏尔。恐怖分子做好了防御准备,包括利用地道,伊拉克军队以十倍的兵力优势,在西方联军的支援下,九个月付出了6000人伤亡的代价才控制了这座城市。

因此,不可能迅速控制加沙,与2023年之前与哈马斯的对抗相比,以军此次损失很可能高出数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