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媒体矩阵

媒体矩阵

​俄黑海舰队的潜艇能够终止乌克兰的粮食交易

访问次数: 225 次    作者: 远望智库开源情报中心 侯 兵 编译    发布时间: 2024-02-02

0

《乌克兰真理报》报道:“乌克兰与伙伴就获得军事舰艇保证黑海粮食通道的安全达成一致。泽林斯基总统声称,获得的舰艇将对贸易船只进行护航—— 不久的将来就会实现”。

一、粮食换武器

在土耳其和联合国的参与下,俄罗斯与乌克兰签署了粮食交易协议,这是俄罗斯领导做出的最具争议的决策之一。

可以说非洲存在饥饿的国家(但它们毕竟无法获得粮食),但实质并未改变:俄罗斯允许乌克兰出售粮食,获得所需武器的支付费用,然后用于屠杀俄罗斯公民,而且很可能,正是运送新一批粮食的船只却在运送武器。

乌克兰袭击克里米亚大桥后,俄罗斯退出粮食交易,甚至采取一系列措施制止乌克兰从港口运出粮食,然而目前粮食供应仍在继续,尽管数量有所减少,就像武器供应一样。据此判断,俄军对乌克兰港口的打击并未起到应有的效果,即未能阻止港口基础设施的工作。可以推测,俄军及黑海舰队的行动因一系列因素变得十分困难。

首先,乌军拥有防空装备,不允许俄罗斯航空兵接近至使用配备通用滑翔、修正模块强大FAB-500和FAB-1500爆破航空炸弹对敖德萨和多瑙河港口基础设施进行轰炸的距离。此时俄军能够打击上述目标的巡航导弹、战役战术导弹数量有限,而“天竺葵-2”自杀式无人机由于战斗部小(据公开数据,约50千克)无法给敌人造成严重损失。

其次,乌军拥有反舰导弹和自杀式无人艇,据此判断,俄海军黑海舰队不得不让水面舰艇远离乌克兰海岸线,相应地乌运输船则可以尽可能接近本国和北约国家(罗马尼亚)的海岸。

最后,可以推测,俄军针对运输粮食船只的行动,以及对乌军使用的武器,出于政治原因受到限制。

根据最新的开源信息,乌克兰总统泽林斯基寄希望于从西方国家获得某些战斗舰艇对粮食和武器运输船进行护航,如果发现其恶意运输违禁品,可能给俄黑海舰队造成麻烦。

二、终止粮食交易的两种方式

第一种—— 摧毁乌克兰所有港口基础设施,使其多年内无法使用—— 存在这样做的方式,只是迄今为止俄军没有使用。

第二种—— 对乌克兰运输粮食的船只构成严峻威胁,制止跨海运输。为了遂行这一任务可以动用俄黑海舰队的潜艇兵力,即636.3型柴电潜艇。

关于第二种方式我们详细分析一下。

三、隐蔽的优势

根据开源信息,俄黑海舰队潜艇参加特别军事行动的程度很低—— 只是少量发射了“口径”巡航导弹。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乌军没有进入公海、使用反舰导弹或鱼雷的水面舰艇和潜艇。

可以研究使用黑海舰队的636.3型潜艇歼灭前往乌克兰港口运输船,终止粮食交易的可能性。

目前636.3型柴电潜艇是黑海舰队列装的最先进潜艇,尽管潜在唯一在役的877V“鲽”级柴电潜艇“Alrosa”号可能与其并肩作战。636.3型和877V“鲽”级柴电潜艇有三种方式击沉敌人的运输船:发射“口径-PL”反舰导弹,533毫米口径鱼雷,以及设置水雷。

从柴电潜艇使用反舰导弹没有任何意义—— 水面舰艇或飞机使用更简单。

鱼雷的问题复杂一些。

一方面,俄海军训练潜艇艇员对真实的目标尝试发射鱼雷,这不错。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谈论歼灭保证运送粮食和武器的运输船,受到政治因素的约束,船只爆炸时不希望发现附近有俄罗斯潜艇。

综上所述,只有西方国家确实向乌克兰转交军用舰艇后,使用鱼雷才是合理的。

这样一来,为了歼灭运输船,潜艇只有设置水雷。俄乌冲突爆发后,乌军在黑海设置了大量水雷,许多离开了原来的位置,随波逐流,在土耳其海岸发现了一些。

俄黑海舰队的潜艇潜在可以尽量接近乌克兰领水海岸线设置水雷。如果水深足以让大吨位的货船通过,柴电潜艇完全可以前往那里,而且与核潜艇不同,柴电潜艇更适合在浅水展开行动。

尽管乌军没有反潜装备,但在乌克兰领水使用柴电潜艇仍然面临一定风险。

四、威胁与风险

首先,敌人在黑海水域大量布设水雷,使得俄柴电潜艇面临威胁。很可能大部分是触发式水雷,而且它们在哪里,什么深度——不得而知。

此外,在西方国家向乌克兰提供的军技援助中,可能包括先进的智能水雷,这对俄罗斯潜艇的威胁更大。

对抗水雷威胁的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柴电潜艇声纳的性能,如MG-519“阿尔法”声纳。另外,从敌人的一方,要让大型运输船进入乌克兰港口,他们要排除水雷,否则无法进行粮食交易。

其次,北约国家有可能组织跟踪俄罗斯在乌克兰海岸附近的潜艇。例如,黑海水域上空经常出现P-8“海神”反潜机,潜在可能投放声纳浮标。也不能排除,在粮食运输船通过的水域有土耳其的柴电潜艇—— 未必会攻击俄黑海舰队的水面舰艇和潜艇,但是完全有可能把这一情报发送给乌军。还记得俄苏-24M在叙利亚附近被击落的事件吧?土耳其实际上出手了,这种情况不能排除。

乌军尽管没有潜艇,反潜舰艇、飞机、直升机,但拥有潜在能够歼灭俄潜艇的装备,指的是英、美和其他国家提供的自主式无人潜航器。尽管最初上述无人潜航器并不是用于猎杀潜艇,但可用于设置水雷,也可以使用小尺寸战斗部直接攻击潜艇。

总之,俄柴电潜艇设置水雷,用于歼灭前往乌克兰港口的运输船,面临的风险并不大。

声纳浮标工作时间有限,P-8“海神”反潜机从中获取信息时,可能遭到俄空天军战机的驱离。不综合运用反潜兵力,包括水面舰艇,反潜飞机和直升机,甚至考虑到土耳其潜艇可能出现,未必能保证以很高的概率发现俄黑海舰队的柴电潜艇。没有上述情报,乌克兰的无人潜航器百无一用。

至于俄潜艇面临的水雷威胁,在运输船前往乌克兰港口的水域,这一威胁很小。

五、结论

俄海军潜艇在俄乌冲突中发挥的作用极其有限。

俄黑海舰队运用潜艇设置水雷,可以终止粮食交易,阻止从乌克兰运出粮食,向其运入武器,至少是通过海上通道。

根据政治形势,俄罗斯可以承认自己参与了“积极”终止粮食交易,“不确认也不否认”,或者拒绝承担责任:“我们发出过警告,这一水域对航运是危险的”。

当然,在运用潜艇秘密作战终止粮食交易时,应考虑到所有可能的风险,并采取防范措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