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媒体矩阵>空天大视野

空天大视野

NASA不会拯救2020年(黄志澄先生全文翻译)

访问次数: 1409 次    作者: 远望智库高级研究员 黄志澄 编译    发布时间: 2020-06-04

0


导        读

美国东部时间5月30日下午3时22分,美国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成功用自家的猎鹰9号(Falcon 9)火箭发射“载人龙”(Crew Dragon)飞船(这次任务的代号为Demo-2)。在约19小时后,于5月31日10点30分,载人飞船成功与国际空间站对接。

此次发射在美国备受瞩目,它是美国航天飞机退役后时隔9年,首次在本土利用美国国产的航天运载系统实施载人发射。也是美国一家民营商业航天创业公司,首次将人送入国际空间站。

有美国媒体认为这次发射成功意义非凡。这不仅意味着这个商业公司的巨大飞跃,也标志着人类载人航天一个崭新的时代开始。与此不同,美国国内也存在另一种声音。下面我们全文译出美国航天评论网站在2020年6月1日发表的文章《NASA不会拯救2020年》,作者A.J.麦好的肯齐(A.J. Mackenzie),供读者参考。



在航天爱好者中流行着一个关于NASA如何“拯救”1968年的神话。可以说,那一年是20世纪美国最糟糕的一年。越南战争持续不断,看不到结束的迹象,民权抗议演变成暴力活动,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和罗伯特·F·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等领导人被暗杀。但是,在那年圣诞节前后,美国宇航局(NASA)发射了“阿波罗8号”,这是人类第一次绕月飞行。在1968年的关键时刻,这项大胆的、史无前例的任务取得了成功——至少,许多航天爱好者是这么认为的。
1968年美国宇航局拯救1968的想法,似乎来自于那次任务的指挥官弗兰克·博尔曼(Frank Borman)。他在任务结束后说:“着陆后,我们收到了数百万封电报,但我印象最深的一封是,“祝贺“阿波罗8号”号的全体船员。你们拯救了1968年”” 。这句话后来被重复说了无数次,给人的印象是,这一使命治愈了美国。



好吧,2020年看起来要和1968年一较高下了。我们没有战争或暗杀(尽管今年到目前为止我们只进行了5个月),但我们确实有一场疫情,在3个月内夺去的美国人的生命,几乎是整个越南战争的两倍。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已使约4,000万美国人失业,造成的失业人数与大萧条时期相当。而现在,在明尼阿波利斯市的一名男子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于警察之手(或者更确切地说,是死于警察之膝盖)之后,我们在美国几十个城市,看到了抗议和动乱,包括暴力和抢劫。


和1968年一样,一些航天爱好者也在向NASA寻求激励,如果不是寻求救赎的话。自疫情爆发以来,NASA一直强调,SpaceX的Demo-2商业乘员任务不仅是NASA的优先任务,也是国家的优先任务。NASA局长吉姆布里登斯汀(Jim Bridenstine)在今年春天说,“我很感激,但我也可以告诉你们,整个国家都很感激,因为我们今年夏天要做的事情,绝对会让全世界震惊。”



然而,当上周末的Demo-2最终升空时,世界似乎对美国城市的抗议活动和美国政府应对疫情的无能,感到更加震惊。不过,媒体将此次发射的报道角度仍然渲染为“希望时刻”,美国宇航局对此也欣然赞同。
布里登斯廷在发射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到了60年代的动荡局势,他说:“在美国历史上,我们作为一个国家遇到过挑战。”“然而,在1969年7月20日,我们迎来了这一刻,所有的美国人都停下了脚步,但这只是文字意义上的停下了脚步,因为我们有美国宇航员在月球表面上行走。”
 “事实上,我认为它发生在今天,”他接着说:“整个美国都停下了脚步。我看过一些数据。我们今天所取得的成就所吸引的观众人数是数不胜数的。我希望人们能看到光明和希望,人们知道明天是新的一天,是更好的一天。”
但是,如果“全美国”为发射而停步的话,它却并没有停步很长时间。民众看各大电视台对发射进行的现场直播,是件好事,但他们很快就在抗议和动乱中转身了。而且理由很充分:它们要比把这两名宇航员送入轨道重要得多。
从一开始,就不现实地期望商业乘员的发射,能让美国团结起来。首先,与NASA在60年代的成就相比,现在这一成就相形见绌。那时,它是把人送上月球。用当时一个电视节目的话来说,美国宇航局要去一个没有人去过的地方。今天,它将是重返地球轨道,这是人类已经做了近60年的事情,只是现在用的方法有所不同。这很难让人兴奋起来。
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 因为NASA没能拯救1968年,因此,他也不能拯救2020年。是的,曾有一个人对“阿波罗8号”有很强烈的触动,以至于给博尔曼发了那封电报,但从更大的角度来看,它并没有改变美国社会的进程,也没有解决使那一年变得如此糟糕的种种问题。把人类送上月球并没有结束越南战争,也没有改善公民权利,那么为什么把宇航员送到地球轨道,会让人们忘记今天的疫情或社会不公呢?
长期以来,航天爱好者对太空计划有着超乎寻常的重视,但民众的兴趣却从未像那些狂热者想象的那样强烈。回想一下,上世纪60年代的民意调查显示,只有在“阿波罗11号”之后,大多数美国民众才支持阿波罗计划。这是短暂的兴趣,就像在发射航天运载器时或火星探测器着陆时那样,但这种兴趣既不深也不持久。
这并不意味着航天就不值得去做。但是我们不能要求航天飞行去做超出它能力的事情。它可以做很多事情,从科学和技术的发展到激励大众,但一次或一百次发射,都不能治愈疾病或解决经济不平等和种族不公正的问题,这不是航天计划的工作。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工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