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媒体矩阵>海洋防务前沿

海洋防务前沿

美陆军在太平洋地区面临的后勤保障挑战

访问次数: 488 次    作者: 远望智库开源情报中心 书香慧言 编译    发布时间: 2023-12-22

0

美“防务一号”网站近日刊文称,与在欧洲地区作战不同,美陆军在太平洋地区作战时将面临诸多后勤保障方面的挑战。主要内容如下:

去年2月,美陆军向乌克兰匆忙运送武器弹药时,它有一些有利因素。比如,美军在欧洲已经储存了充足的装备;商业运输公司愿意提供帮助;以及装备运输的距离相对较短。但在太平洋地区,情况则完全不同。从陆军如何获得饮用水到哪些港口会允许美军舰艇进入,陆军在着眼太平洋地区作战准备时将面临一系列需要解决的后勤问题。

兰德公司国家安全供应链研究所所长布拉德利·马丁表示,“在陆军在太平洋地区面临的所有问题中,我几乎将(后勤)放在了首位”。一个主要的潜在障碍是,在太平洋遥远的距离上运送足够数量的部队、武器和物资。

负责太平洋地区安全合作的陆军部队指挥官布兰登·蒂格上校说,印太司令部辖区的范围可以容纳五个欧洲战区。陆军部分依赖本军种控制的船只将装备运送至太平洋地区。陆军近期在“护身军刀”演习中测试了这一概念,其间这些船只被用来把物资从美国运送至澳大利亚。

陆军目前拥有的最强大的舰艇是远程后勤支援舰(共有8艘)。然而,要运送一支由约5,000名士兵和1,800台车辆组成的陆军步兵旅战斗队,需要61艘此类船只才能一次性运送该旅及其所有补给品。

此外,陆军自己的舰艇也需要升级。美陆军第一集团军后勤部助理部长丹尼尔·邓肯上校称,在近期举行的演习中,过时的舰艇“无法按计划将物资运送到位”。陆军副部长加布·卡马里洛本表示,陆军正在着手建造新舰艇。陆军已开始建造新型机动支援舰(轻型)。这是一艘117英尺长、82吨的舰艇,去年首次下水,陆军还在研究大型船只,称为“机动支援舰(重型)”。

美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约翰·肖斯(John Schaus)表示,一旦舰船进入太平洋,情况就会变得复杂,因为从食品到燃料的供应量都在减少。没有石油管道。台湾没有战略能源储备。任何地方都无法自产足够的粮食。

调动已经预置在那里的物资本身就存在一个问题。即使在战时,军方也严重依赖民间承包商来运送物资,运输司令部负责人称他们为“第四组成司令部”。

马丁说,在与美国有着数十年密切联系的地区,包括韩国、日本和澳大利亚,美国基本上知道如何与这些承包商合作。但菲律宾等其他盟友的情况则不太清楚。马丁说,那里的许多承包商与中国有联系,这可能阻止他们与美国合作。他说,这涉及在该地区总的运输情况。在太平洋地区,只有大约90艘民用近海支援船与中国没有任何联系。斯科斯补充说,此类承包商使用的船只类型通常是较大的船只,更容易成为打击的目标。现任美陆军保障司令部司令、前美国太平洋陆军司令部后勤部长戴维·威尔逊少将表示,美国还必须进行“重大投资”,以签署外交协议,保障太平洋地区的战争。

在2020年担任第八战区保障司令部司令后,威尔逊表示,他绘制了一张图表,图上显示了哪些国家与美国签订了后勤与防务协议,哪些国家没有。威尔逊表示,美国的目标与其在该地区的准入权限不符。例如,截至2020年,美国印太司令部辖区的38个国家中,只有16个国家与美国签署了部队间货物交换协议,例如油料转让。这些协议被称为“采购与交叉服务协议”。相比之下,美国欧洲司令部辖区的51个国家中,有46个国家与美国签署了此类协议。威尔逊表示,中国对港口的投资也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中国在境外拥有或运营了近100个港口。在上述所有这些挑战中,美国还有另一个相关联的问题——由于没有类似于北约的组织,战时,亚洲国家是否会与美国结盟并不确定。

目前,美陆军正着手解决至少其中一些问题。在最基本的层面,美陆军正在研究如何减少战场部队对补给的依赖。驻夏威夷的美陆军第25步兵师师长马库斯·埃文斯少将说道,“我们向团队提出的问题之一是,如何延长士兵的耐受力,而不被束缚在维持节点上?”埃文斯的第一要务是净化水。他说,第25步兵师的保障旅正在制定多项举措,用来大规模净化海水或当地水源,然后将其分配给整个师使用。

发电也是重中之重。一种解决方案是携带汽车大小的移动电源,以减轻柴油燃料库存的压力。埃文斯表示,截至目前,第25师在水净化方面取得了最大进展。

陆军部队还在努力通过在该地区预置更多装备来解决后勤问题。弗林表示,作为“护身军刀”演习的一部分,美军最近将装备留在了澳大利亚,并签署了菲律宾苏比克湾3亿平方英尺存储空间的租赁合同。弗林补充说,美陆军还希望这些预置物资能够更广泛地分布在亚洲各地,并更频繁地利用这些库存开展训练。弗林还强调了陆军如何使用他所谓的“双重用途”商品库存,或可用于人道主义或军事目的的物资,如机场修复设备。

美陆军保障司令部司令威尔逊表示,这种两用物资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那就是对美国预置武器持谨慎态度的东道国可能更愿意允许储存食品或医疗物资。威尔逊说:“盟国和伙伴国可能不希望我们在他们国家部署作战系统,但却愿意我们在他们国家部署一些使我们能够在发生自然灾害时帮助拯救生命的物资。”

威尔逊说,应对后勤挑战的另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是,扩大并丰富陆军现有预置物资计划。例如,陆军可以将更多物资转移到船上,从而保持补给品的机动性,使它们更难以被导弹击中,同时也确保更快速地交付给太平洋地区的士兵。这些船只还可以搭载特定部队所需要的全部装备,从而缩减部队在暴露的滩头上等待多艘船只登陆的时间。

官员们表示,美国克服该地区后勤挑战的努力还包括外交举措。主要负责太平洋地区后勤保障的美陆军第5安全部队支援旅旅长蒂格表示,美国特别希望扩大与越南的关系,并指出弗林即将于11月访问该越南。蒂格的部队还负责提升美军与亚洲国家军队之间的互操作性,他认为目前这种互操作性约为50%。他说,“过去两年我看到这里发生了很多变化”。尽管如此,所有努力都是一种对冲行为,需要美国谨慎行事。蒂格表示,尽管招募更多士兵的工作取得了成功,但他的部队人员实力只达到编制的65%左右。但威尔逊说,该地区的任何努力都需要首先解决后勤问题。威尔逊说,“如果说我们的机动部队是出击的拳头,那么我们的后勤就是使拳头出击的肌肉,没有肌肉就无法出击,所以最好要锻炼肌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