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媒体矩阵>海洋防务前沿

海洋防务前沿

美军上将退役后都在干啥

访问次数: 480 次    作者: 远望智库开源情报中心 书香慧言 编译    发布时间: 2023-12-19

0

近日,美昆西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威廉姆·哈顿刊文,分析2018年6月至2023年7月间从美军退役的上将利用“旋转门”机制成功转型从事军工行业情况,并提出为防止上述人员利用自身影响力为所就职的公司争取利益的改革方案。主要内容如下:

文章指出,每年有数百名五角大楼高级官员和军官利用“旋转门”机制在美国政府和军火工业部门之间转换身份,这种情况导致国防政策制定与国防预算制定之间出现了利益冲突。

一、过去五年美军退役上将再从业情况

过去五年,美军绝大多数退役的上将不再为政府服务后,开始为军火行业工作。据统计,在2018至2023年间退役的32位上将中,至少有26人在军火行业担任董事会成员、顾问、咨询师、说客或金融家。许多退役人员也曾为军火工业资助的智库和团体工作。具体情况如下:

•有6人曾担任五角大楼十大承包商之一的董事会成员或高管,其中包括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波音公司、通用动力公司和BAE系统公司。

•有6人成立了自己的国防咨询公司或加入了已成立的咨询公司。

•有15人成为中小型武器承包商的顾问或董事会成员。

•有5人曾为拥有军火行业客户的游说公司工作。

•有4人前往在军火行业有重大投资项目的金融公司工作。

其中一个例外情况是前空军装备司令部司令、退役上将阿诺德·邦奇。他担任了田纳西州Hamblen县教育系统的负责人。

通过“旋转门”机制转型最成功的上将包括: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上将,他在离开军队五个月后加入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董事会;前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司令迈克·默里上将,他曾在Capewell、Hypori和Vita Inclinata三家国防科技公司的董事会任职;美国北方司令部前司令特伦斯·奥肖内西上将,他现在上SpaceX公司创始人埃隆·马斯克的高级顾问,该公司发射军事卫星并研发了“星链”系统,在俄乌冲突中“星链”系统曾被用于为乌克兰提供互联网服务;美特种作战司令部司令理查德·D·克拉克上将,他曾加入通用动力公司、Shift5国防科技公司和无人机制造商通用原子公司的董事会;美太空司令部前司令约翰·W·雷蒙德上将,他后来成为Cerberus资本管理公司的管理合伙人,该公司大量投资国防和航空航天领域的尖端技术。

二、改革建议

基于上述数据分析,报告建议加大对美军高层及五角大楼高官离开政府后再就业的限制,以防止军方高级官员退役从商后利用自身影响力为所就职的公司谋取利益。

(一)禁止高级军官为每年从五角大楼获得超过10亿美元合同的武器承包商工作。鉴于高级军官的权力和影响力巨大,并且在政府内部人脉广泛,这些人在离开政府后应被禁止为主要武器承包商工作。即使他们以其他形式为军火行业工作,也应受制于下文提到的“冷却期”。

(二)延长“冷却期”。当谈到“旋转门”机制时,时间是降低影响力最好手段。从五角大楼或国会到军火行业的实质性“冷却期”意味着,与前同事的联系将变得不那么有用,因为行政部门人员在不断更替。与此同时,潜在的通过“旋转门”机制转换身份的人更有可能在“冷却期”内在防务行业之外找到工作。所有与国家安全相关的职位的“冷却期”都应至少为四年,即从目前的一年或两年延长至四年。

(三)提高透明度。应编制并公开曾在军火行业工作的前军方和五角大楼官员的名单。此外,应要求雇用前政府官员的承包商定期报告这些官员的活动情况,包括与相关政府官员的任何接触以及为影响这些官员而准备的各种材料。

(四)扩大游说活动的定义。如Politico记者Isaac Arnsdorf在2016年撰写的一篇调查文章所指出的那样,为规避游说限制,出现了“一类在幕后运作的专业影响者”,他们是“政策顾问、战略顾问、贸易协会负责人、公司与政府打交道的主管,以及研究机构的附属机构”。现行法律不要求这些影响者注册为游说者。国会应审查这些人代表军火公司开展的所有活动,并酌情扩大受政府监管的游说活动的定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