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媒体矩阵>海洋防务前沿

海洋防务前沿

乌克兰专家对俄乌冲突18个月的9条总结

访问次数: 389 次    作者: 远望智库开源情报中心 侯 兵 编译    发布时间: 2023-12-15

0

8月24日,俄乌冲突已经整整进行了18个月,恰逢乌克兰独立32周年。乌克兰“活着回来”基金会资深专家、国家战略研究所总顾问尼古拉·别列斯科夫对这场战争做出了9条总结。

一年半之前俄军政领导做出致命决策悍然对乌克兰反动大规模进攻,将顿巴斯的局部战争变成1945年以来欧洲大陆上规模最大的地区战争。

现在大规模战争已经进行了整整十八个月—— 时间足够长,可以理清其发展脉络,进行一定总结,并展望未来。

一、双方的政治目的、兵力兵器相差悬殊

这场战争的每一方都谋求最大的政治目的。俄罗斯宣称目的是改变乌克兰的制度并将其完全征服,无法迅速达成目的,因为俄方领导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这场战争演变为俄罗斯为专制制度而战,同时却极力将战争描绘成为自己生存而动员民众的战争。

俄罗斯无力达成对乌最终、最大的目标,并不意味着会放弃战争。

对乌克兰而言,是为生存而战。2022年成功解放了2月24日后沦陷国土的50%以上。乌克兰的生存与发展不仅取决于击败俄罗斯诸军种联合集群,解放所有主权领土,而且取决于俄罗斯开始转入后帝国主义时代。

然而每一方为了迅速、最终实现自己的目的都遇到了兵力兵器的匮乏。

俄军20万集群并不足以在2022年2月24日后的第一个月完成闪电战。

2022年4-7月在东部合围乌克兰集群对于得到隐蔽动员加强的俄军而言同样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最终俄罗斯被迫于2022年9月正式宣布动员,并接收伊朗和朝鲜的装备援助。

然而这也不足以完全夺占俄罗斯于9月底宣称是自己的乌克兰领土。

尽管乌克兰进行了内外动员,却不可能建立能够实现相应政治任务的兵力兵器优势。

尽管每一方无法建立总体的兵力兵器数量、质量优势,但都展示出能够运用补充资源的能力继续进行相应强度的斗争。

二、政治目的与现实军事能力失衡

当前的战争关键不仅是总体政治目的与军事潜力的失衡,而且是政治目的与相应形式作战军事能力的失衡。

俄罗斯诸军种联合集群不具备与目的相称的兵力兵器。展示出无力实施现代合同纵深进攻战役,迅速突破敌人防御的战术纵深,发展突破,隔离战役实施地域,合围并歼灭敌方集群。

战争这一阶段俄罗斯政治领导下达了兵力兵器、战斗技能、诸军兵种在现代合同战役战斗中无法完成的军事任务。2月24日后的第一个月,以及争夺乌克兰东部的两次大规模交战中都是这种情况。

俄军无力成功实施进攻战役,这帮了乌克兰的忙,通过削弱俄军为自己的反攻行动创造了条件。

2023年乌克兰已经不仅是防御,而是利用俄罗斯一定政治目的与军事能力的失衡,开始反攻。

2023年6月初,乌克兰开始在南部发动反攻行动,试图完全解放扎波罗热和赫尔松州。随后事件的发展表明,对乌克兰而言,直接的政治目的与进攻行动中现实作战能力的关系同样存在一定的挑战。

三、防御或进攻要与政治目的相匹配

每一方都努力使防御或进攻符合当前的政治目的。

2022年乌克兰主要是战略防御,利用敌人的错误和失误成功实施了反攻战役。当时俄罗斯别无选择,只能是进攻以强加自己的政治意志。

与足够高效实施防御的2022年不同,2023年乌克兰不可能仅仅防御,而是在南部实施经典的反攻行动。因为不仅要解放民众和领土,而且从2023年1月起提供援助的伙伴要求实施经典的进攻行动。

同时俄罗斯为了加强自己的谈判立场固化现状,总体削弱支援乌克兰的国际联盟足够成功地实施了防御行动。

这样一来,至少乌克兰和俄罗斯实现了角色互换,采用何种行动样式取决于当前的政治任务。

四、为争夺战略主动权继续斗争

夺取并保持战略主动权是获胜的关键条件之一。战略主动权—— 迫使敌人按照自己的规则展开行动的能力,选择合适的时间、地点展开自己积极的进攻行动,将敌人置于先输的状态。

主要是善于通过进攻、防御行动,内外动员相结合,以建立对敌人的兵力兵器数量质量优势。

今天俄罗斯和乌克兰都无法完全夺取、保持和运用战略主动权完全、最终达成政治目的。

2022年的战局中,俄罗斯由于失误连连,不仅损失惨重,而且为乌军的反攻行动提供了窗口。然而乌克兰起初在北部和尼古拉耶夫,后来在哈尔科夫和赫尔松的成功并未形成对自己有利的最终战略转折。

正式动员让俄罗斯在2022年第四季度实现了前线的稳定,甚至2023年1-5月在东部发动了新的进攻。然而这并不足以夺取战略主动权。

与之相反,俄罗斯在东部第二次交战中的损失为乌克兰在南部继续反攻提供了窗口。

然而前线的态势和乌克兰的兵力兵器现状如下:以目前的能力无法通过一次进攻战役迅速抵达1991年的边界。

五、核武器的作用

幸运的是,尽管发出多次间接、直接讹诈,但2022年2月24日后的战斗行动中俄罗斯并未使用核武器。

核威胁未必是俄罗斯的杀手锏,只不过用于迟滞、减少和限制西方国家对乌克兰的援助。

尽管俄罗斯核升级威胁的作用并不像克里姆林宫想象的那样巨大,但西方国家提供援助时还是存在一定限制。例如,迟迟不提供ATACMS战役战术导弹,没有让乌克兰迅速加入北约。

一旦核超级大国对自己的盟友发动大规模侵略,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办,2022年2月24日美国并没有现成的解决方案。冷战的经验,主要是核超级大国的代理人互相交战,或者超级大国在第三国打击叛乱武装,关于怎么办,没有提供现成的药方。

美国的确对控制升级进行了计算,谨慎对比各种方案,帮助乌克兰实现自卫权,同时将核升级的责任推给俄罗斯。

在这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展。未来一旦中国大陆与台湾爆发冲突,这些经验弥足珍贵。

六、美国的立场,错失良机

2022年2月24日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拜登总统的立场主要是需要保持两个关键任务之间的平衡:帮助乌克兰实现自卫权,避免与俄罗斯直接冲突。

2022年美国关于俄乌冲突的政策采取下列指导原则:“不允许俄罗斯获胜,防止乌克兰失败”。目的是破坏俄罗斯的极端计划。这一方法规定要让俄罗斯诸军种联合集群遭受如下程度的失败:在不久的将来无法再次对乌克兰发动大规模侵略。

内部讨论谈到这一点时,拜登当局的代表说,这将是“俄罗斯的战略失败”。

然而“不允许俄罗斯获胜,防止乌克兰失败”并不意味着,通过为实施经典的进攻战役创造条件保证乌克兰获胜。2022年秋季乌克兰在哈尔科夫和赫尔松成功实施反攻行动首先是俄罗斯一系列失误的结果,此前乌克兰成功实施了战略防御。

换言之,乌克兰最大程度地利用了俄罗斯最虚弱的时节—— 2022年9月宣布动员尚未来得及发挥作用。

令人遗憾的是,当时乌克兰并没有足够的兵力兵器对梅利托波尔发动突击,尽管2022年夏季就建议伙伴们为此提供援助。

只到2023年1月西方才改变立场—— 从保障乌克兰成功实施防御的能力到建立员额达两个军(6万人)的集群,可以实施经典的进攻战役了。

然而却错失了宝贵的时机,俄罗斯在乌克兰主攻方向上已经建立了经典的梯次防御。结果后来乌“塔夫里亚”战略战役部队集群不得不在最艰难的条件下遂行进攻战役任务。

七、火炮战、阵地战

因为每一方都无法夺取制空权,实施毁伤时主要倚重导弹兵和炮兵。

由于伙伴的援助,乌军成功提高了自己火炮的发射密度,目前每天发射约8000发炮弹。这绝对创造了纪录,然而却无法完全满足需求。

同时双方努力寻找弥补火力不足的补偿装备—— 各型自杀式无人机。

从技术、运用战术、各型武器装备数量的角度,这场战争实现了一战、二战和现代战争的独特结合,而且使用了射程、威力和造价各不相同的精确制导武器。

然而实践中经过一系列运动战—— 2022年11月中旬之后,前线的态势没有发生大的变化。2023年1月-5月俄罗斯对乌克兰东部的再次进攻以失败告终。在乌克兰南部当前的反攻战役中要想突破俄军的阵地,也面临一定挑战。

乌克兰要成功实现反攻,削弱俄罗斯的防御体系,首先取决于炮弹的系统性供应。

八、俄罗斯的新战略 

俄罗斯不具备通过合同战役迅速达成对乌最大政治目标的潜力和运用质量。然而这并不是说是会放弃消灭乌克兰的目的。莫斯科由迅速歼灭战略转入缓慢消耗,企图在未来5-10年将乌克兰变成丧失行为能力的国家。

短期前景—— 俄罗斯将不遗余力同时削弱乌克兰的抵抗准备与西方国家对其的武器装备援助。

中期前景—— 俄罗斯使用无人机和导弹打击乌克兰全境,妨碍黑海上的航运自由,总之,战斗行动将在乌克兰领土上进行,最大程度地恶化乌的恢复和经济发展进程,吓走投资和民众。

九、乌克兰的抉择时刻

乌克兰再次接近做出重大决策的时刻,这将决定事件的进一步发展。西方支持固化现状的政客和专家企图重新敦促乌克兰进行谈判。

证据主要有乌克兰不足以迅速在前线获胜,西方国防工业综合体需要时间加强足够弹药和装备的生产能力,许多伙伴国即将迎来大选。

乌克兰当局已经遇到了两难选择—— 实现政治雄心与现有潜力之间的平衡。或者减小雄心,或者相反,动用补充资源继续相应的斗争。

2022年3月底-4月初,基辅决定动用补充资源。需要时间让美国的国防工业综合体加强155毫米口径杀伤-爆破弹药的生产能力,达到每月不少于9万枚。这本应是美国2024年10月1日启动2025财年的计划。

在此之前乌克兰的防御力量不得不借助FPV自杀式无人机进行替代,并转入战略防御。

然而正是当时乌克兰秉持了明确的不妥协立场:绝不会以民众的生命和领土为代价实现虚伪的正常化,这实际上让西方国家别无选择,只有探索对称和非对称可能性进一步援助乌克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