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媒体矩阵>更多资讯

更多资讯

战术手段:无人机将颠覆传统作战方式 | 远望报告

访问次数: 535 次    作者: 远望智库    发布时间: 2023-09-18

0

无人机主要功能:作为靶机,侦察监视,诱饵欺骗,实施干扰,对地攻击,自主攻击,火力引导,察打一体,效果评估,通信中继,运输能力,救灾应用,消雾试验,等等。

据《日本经济新闻》2021年1月19日文章称,就在阿塞拜疆军队使用的土耳其生产的TB-2无人侦察机刚刚锁定对手的地面目标之时,另一架低空掠过的自杀式无人机随即将目标摧毁。

2020年9月到11月的纳卡冲突打破了30年的胶着态势,无人机战术运用无疑对阿塞拜疆大胜亚美尼亚产生了巨大帮助。从低空发起的攻击,对亚美尼亚军队一方的堑壕和苏联时代的陈旧地空导弹系统形成压倒性优势。

文章称,2021年1月上旬,伊朗军队也开展了首次大规模无人机军事演习。伊朗陆军副司令穆罕默德·侯赛因·达德拉斯不无炫耀地展示着本国的能力,称“正确的飞行将破坏处于敌方领土纵深的重要设施”。一架自杀式无人机的成本在数万到数十万日元左右。即使是资金实力并不雄厚的国家和组织也触手可及,由此掌握了可以和在军事实力上占据压倒性优势的超级大国进行“非对称战争”的关键。

在“灰色地带”同超级大国较量的伊朗还有另一个撒手锏——作为代理人存在于周边国家的什叶派民兵组织。2019年9月,也门“胡塞”武装利用无人机和导弹对沙特的石油设施发起攻击,导致该国原油生产一度减半,该事件震撼了整个世界。

在未来信息化局部战争中,冲锋在第一线的不再是士兵们,而是在高空中盘旋、伺机出击的无人机机群。在控制室的遥控下,无人机将在万米的高空上发现、追踪、消灭移动的目标。可以预测,无人机更能替代常规战机、精确制导武器,成为未来精确打击任务的主角,必将颠覆以往利用夜暗、凌晨出动有人机出奇不意地实施精确打击的作战模式。

(一) 无人机精准打击或许成为常态

2020年1月3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马尼在美国对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国际机场凌晨发起的一场无人机突袭中被“定点清除”,同时被炸死的还有伊拉克什叶派民兵团体“人民动员组织”副指挥官阿布·迈赫迪·穆汉迪斯。据法新社报道,3枚火箭弹在机场货运通道附近落下,烧毁两辆车,造成苏莱马尼在内的10人死亡。一名美国官员称,这是一次“精准无人机打击”。

战争实践证明,精确制导武器在战争中使用数量占弹药总量不断加大,命中精度越来越高,现正向无人化智能化方向发展。在美军打击塔利班作战中,美军首次使用无人攻击机,携带武器用于实战。

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的广泛运用,未来空中战场基本实现了无人化或人机协同空袭或无人机自主空袭,战机飞行员或可从座舱内,利用人工智能技术遥控一小批在附近飞行的无人机群,执行监视、侦察和瞄准目标任务。无人机将具有隐身特性,能在多个目标上空投放弹药,既能防卫自身受其他有人和无人敌机的攻击,也能通过卫星和指挥部进行通信,并自动运行,执行精确打击远程目标的任务。无人机即可实现察打一体,发现目标就可发射导弹,也可对敌方防空指挥控制系统进行侦察搜索或欺骗干扰,引导己方进行火力打击。

(二)无人机实施电子干扰欺骗  

作为诱饵之用的无人机,其主要任务是协同其他电子侦察设备遂行诱骗侦察;或作为突防工具,为有人驾驶飞机提供防空压制;或与反辐射武器配合使用,压制和摧毁敌防空系统。

为了提高作为诱饵的欺骗效果,这种无人机常常要采取一些措施,如进行特殊设计,并装上适当的电子设备;安装角反射器等无源装置,增大无人机的雷达反射面积;安装射频放大设备,增强雷达反射信号。高技术局部战争实践证明,诱饵无人机曾在几次局部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例如,在1973年的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使用美国的“鹧鸪”式小型无人机作为诱饵,欺骗敌防空火力,掩护自己的飞机进攻。据介绍,曾有1架无人机诱使32枚“萨姆”导弹对其发射。随后,以军的F-4和A-4攻击机紧随其后,顺利完成了对埃军阵地的攻击任务。

英国研制的“君主”系统,就是使用多架无人机,分别携带电子侦察设备、雷达干扰设备和通信干扰设备,飞临敌方阵地上空执行遂行电子战任务的一个综合系统。2020年11月21日,俄军继拥有一款擅长干扰敌方手机通信的无人机后,又测试了一款尺寸较小、难以被敌方雷达侦测、专门搜索敌方防空系统的无人机。该型无人机安装的计算机软件,采用人工智能技术,针对每种防空系统的雷达性能、特点各不相同,能高度自动化搜索目标,在极短时间内评估被搜索区域内各种防空雷达辐射波,确定雷达信号源的方位和坐标。与此同时,该型无人机及时把发现这些信息传给地面指挥站和附近的己方飞机、直升机,为其提供更加精准的作战参数和空袭目标坐标,让飞行员提前获悉危险信息后对敌方防空系统进行精确打击,或遥控指挥前方的无人机进行精确打击。据“防务博客”网站2020年11月9日报道,阿塞拜疆国防部当天发布了一段视频,显示其无人机摧毁亚美尼亚的“道尔-M2KM”防空导弹系统。视频显示,当地时间15点50分左右,亚美尼亚2019年刚从俄罗斯引进的“道尔-M2KM”防空导弹被部署在两栋民房之间,一架阿塞拜疆攻击无人机锁定该目标后,未经地面控制站就发射精确制导导弹,将其摧毁。

目前,各类无人机在俄炮兵、导弹兵、空降兵部队、海军舰队和各步兵师中被广泛运用。其中一款由俄军“海雕-10”无人侦察机改造而成的“索具-3”重约18公斤,擅长干扰敌方手机通信,能连续飞行10小时,工作时与地面指挥车最远可相距120公里。单架“索具-3”能通过电子干扰,阻止其周围半径6公里范围内、使用GSM全球移动通信标准的2000部敌方手机正常工作;找到敌方蜂窝移动通信较为集中的位置,并将该位置坐标传给己方地面自动指挥系统,由后者判断调集火炮还是战机发动攻击。俄研发人员还对“索具-3”无人机进行升级改造,以使其能有效对付使用其他移动通信标准和通信频率的移动通信工具。

在未来作战中,一架无人机可同时装备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干扰设备,根据需要灵活运用;也可是两种或多种不同用途的无人机或无人机与电子战飞机之间的协同作战。在执行电子欺骗任务时,无人机将模仿有人驾驶飞机作战术飞行,迷惑敌方雷达,致使敌判断失误、暴露目标。

1904年日俄战争中,俄海军从电报中窃取了日军舰队的行踪,在海上打了一个大胜仗,从此拉开了电子战的序幕。此后,侦察领域装备家族中增加了雷达这一千里眼,作战双方千方百计地想蒙住或者首先摧毁另一方的千里眼,于是就有了雷达电子对抗。

二战中,英法联军在诺曼底登陆战役中,首先用火力摧毁了德军的大批雷达,然后制造了假司令部、假司令、假军舰,散布假情报、假消息,运用电子欺骗手段,声东击西,让希特勒的德国军队错误地判断英法联军在加莱地区登陆,致使诺曼底兵力空虚,而英法联军却从诺曼底登陆,达成作战突然性,以较小的代价赢得了登陆战役的胜利。

二战后,各国研制出了专门对付雷达的反辐射导弹,还有专门用于电子对抗的电子战飞机,产生电子侦察与反侦察、干扰与反干扰、摧毁与反摧毁、欺骗与反欺骗等战术手段。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在没有电子战手段的情况下,曾被叙利亚的萨姆-6导弹击毁了28架飞机;而在第五次中东战争时,由于以色列运用了电子战手段,在贝卡谷各地仅用6分钟就摧毁了叙利亚价值20亿美元的19个萨姆-6导弹连阵地和29架飞机。而海湾战争的实践,再次证明了电子战的巨大作用。1991年的海湾战争之后,人们总结这场战争的特点是陆、海、空、天、电五维一体。电子战过去一直是战场上的配角,而在海湾战争中竟然与陆战、海战、空战、天战平起平坐,成为第五维战场。

在未来战争中,制空权、制海权已经从依靠对空兵器、作战飞机等“硬武器”优势,逐步转化为依靠电子设备、技术、战术等“软杀伤”优势。没有制电磁权,制空权和制海权就会成为一句空话;没有电子设备,导弹和核武器同样发挥不了作用。目前,从发展趋势看,世界发达国家军队都十分重视研究战场电磁环境问题。在不远的将来,甚至还可能会出现引发电磁环境自然因素变化,改变电磁波传播媒介性质的武器与作战手段。这种“电磁环境武器”的出现,将从根本上改变电磁环境的整体形态,称之为电磁空间的“核武器”并不过分。谁能首先掌握“瘫痪”电磁环境、欺骗电磁环境的电子战武器,谁就掌握了信息战的“电磁主动权”。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2019年6月17日报道称,美国陆军对“利用强大电子干扰手段阻止敌方部队之间通信联络”这一原始方式不感兴趣。相反,美军官员更倾向于“外科手术式”电子袭击的作战概念体系。这可能包括在敌人的雷达上创造虚假图像,让敌方误以为美军战机是在某个地点出现时,却在另一地点投射力量,或破坏敌方无人航空系统的指挥和控制系统。

(三)无人机将变革传统空袭作战方式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的战斗中,无人机在双方冲突中扮演重要角色。阿塞拜疆国防部不断发布刚从土耳其购买的TB-2“旗手”和以色列“哈罗普”自杀式无人机打击亚方装甲车辆、火炮、汽车甚至步兵阵地、S-300防空导弹的画面。尽管我们从公布的视频中能清晰地看到,被无人机炸毁的是此前已被击中的目标,但是无人机攻击影像效果无疑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或许昭示着一场人机结合空袭作战的革命,揭开无人机引导地面远程打击兵器实施非接触作战的序幕。

一是无人机将取代以往有人高空侦察机、太空卫星侦察拍照,引导地面远程打击兵器即时摧毁

以往作战中,交战双方都会先出动各种高空电子侦察机进行战场侦察或预先派遣特种部队秘密潜入抵近侦察,后通过太空各种侦察、间谍卫星拍摄的影像对比分析,再综合判断目标真伪、主次,确定打击目标要害。

无人机因其体积小、重量轻、察打一体,不仅可用于战场侦察,还逐步颠覆传统空地一体作战模式。它一旦发现目标就可以快速把目标方位、面积大小等图片信息传递给己方指挥中心或无人机操控员,指挥员根据图片影像和目标信息就可以立即下达远程打击指令。

亚美尼亚媒体发布的一段亚美尼亚军队使用海鹰10无人机引导炮兵攻击阿塞拜疆步兵分队视频中,亚美尼亚军队的海鹰10无人机把在高空发现的一队以散兵线前进的士兵信息影像传递给无人机操作员,无人机操作员经过数次放大图片确认后,使用无人机对目标进行了数据收集,并传输给后方的炮兵。亚美尼亚炮兵接收到目标坐标信息后,先是进行了多次单发试射,海鹰10无人机则在空中对试射效果进行实时评估,及时调整目标坐标参数传给亚美尼亚炮兵进行了集火射击。

二是无人机将取代以往精确打击武器,实施自主精确打击

精确打击武器包括导弹、炮弹、炸弹和鱼雷等,采用光电技术、微波技术、微电子技术和信息处理技术等,利用先进工艺制成各种小型化、高精度、低成本的制导系统,对坦克、装甲车辆、飞机、舰艇、雷达、指挥控制通信中心和武器库等目标进行精确打击。

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使用的精确制导武器数量占使用武器总数的8%。在1999年科索沃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部队投放了2.3万枚炸弹和导弹,其中8000多枚属于精确制导武器,占全部武器装备的35%。在阿富汗战争中,美军使用精确制导武器的比例增加到了55%。在伊拉克战争中,美英联军大量使用精确制导武器实施精确轰炸,到开战12天,美英联军已投下675枚巡航导弹、6000多枚精确制导炸弹,相当于当年海湾战争使用精确制导武器的12倍。在伊拉克战争中,精确制导武器大显神威,即使在城市地面战中,精确空中打击的作用也是相当大的。它可以锁定一些桥梁或者房屋附近的军用车辆或者导弹发射架,摧毁其而不破坏附近的建筑。

三是无人机将取代有人机与有人机协同,实施有人机指挥控制无人机空袭作战

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广泛运用军事领域,未来空中战场基本实现了人机协同空袭。外刊报道称,到2025年美军90%的战机将是无人机,10%是有人驾驶飞机,未来空战寄希望于有人机与无人机融为一体、人机编队,实现有人机指挥控制无人机空袭作战的目的。

在有人机指挥控制无人机作战中,无人机就像一种飞行传感计算机,能够获得大量数据,并自行联系、分析和判断,最后向飞行员的头盔显示屏上传结论后,由飞行员对获取的信息进行分析和处理,根据作战计划、战场态势、编队配备的武器等制订作战方案后,再下达给无人机……实现有人机指挥控制无人机协同作战的目的。也就是说,有人机与无人机混合编队,把以往由地面控制改为空中控制无人机,由飞行员直接指挥控制无人机作战行动。美海军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的航母舰载机已成功完成混合起降测试,实现一起飞行。英国计划实现一架有人机能够同时指挥5架无人机,法国计划实现“阵风”战机与“神经元”无人机混合编队的作战目的。2001年11月15日,美军“捕食者”向塔利班停车场发射了两枚“海尔法”导弹,“基地”组织的第二号人物穆罕默德-阿提夫在这次空袭中毙命。“捕食者”还再次显示惊人的侦察能力:当“基地”组织的一名重要头目在一座楼房内密谈,恰好位置靠近窗户,被美军一架正在该区域上空盘旋的“捕食者”无人机捕获住,地面控制站的人员将信息传给情报中心,经过比对确认后,美军战机迅速赶来,整个大楼被激光制导炸弹夷为平地。

未来空中战场无人机必将颠覆传统空地一体战方式,这一切均归功于新算法。

新算法运用处理速度更快的计算机处理器,可用于搜索、监视或瞄准空中目标,立即获取庞大的导航及雷达预警信息、图像或视频,并将多种传感器输入的信息融合集成后传给飞行员,为其提供更加精准的作战参数和空袭目标坐标,从而遥控指挥前方的无人机进行精确打击。如,F-35隐身战机和B-2隐身轰炸机能够快速进入作战数据库、进行信息整合以及承担大量程序功能,这些都是人工智能应用软件新算法的决定性优势。不久的将来,F-35战机飞行员或可从座舱内,利用人工智能技术遥控一小批在附近飞行的无人机群,执行检测、侦察和瞄准目标任务。基于此,美国空军计划扩大无人机与有人机之间的有人与无人平台组队。这种努力可能有助于促进从一架高速战机上发射微型无人机的设想。也就是说,较大型飞机能够控制一支附近的无人机队。为了实现从多名操作人员控制一架无人机转变为一人同时承担多架无人机的指挥与控制职能,美国空军正在研发新型“布洛克50”无人机地面控制站,帮助飞行员转型操作更大型的“死神”无人机,让“捕食者”无人机退役。同时,开发小型无人机技术,扩大“死神”无人机的任务范围。

美国海军首架航母无人机正式命名为MQ-25A“黄貂鱼”。这就意味着美军航母编队舰载机将是有人机与无人机混合编队。2014年11月28日,美国海军的濒海战斗舰(LCS)正在首次同时部署多任务MH-60R“海鹰”直升机和MQ-8B“火力侦察兵”无人直升机。美海军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的航母舰载机首次一起飞行,成功完成混合起降测试。此次测试是美海军尝试空中打击和侦察技术过程中的重要一步。其目的是检验2架“超级大黄蜂”战斗机和一架X-47B无人机在“罗斯福”号航空母舰上完成编队练习起飞和拦阻着舰能力。

 (四)纳卡冲突或是一场人机结合空袭尝试

中国航空报讯: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的战斗已持续数月,无人机在双方冲突中扮演空袭重要角色显而易见。尤其是许多专家对阿塞拜疆国防部不断发布刚从土耳其购买的TB-2“旗手”以及以色列“哈罗普”自杀式无人机打击亚方装甲车辆、火炮、汽车甚至步兵阵地的画面视频感到震撼。尽管我们从公布的视频中能清晰地看到,被无人机炸毁的是此前已被击中的目标,但是无人机攻击影像效果无疑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或是正在掀起一场人机结合空袭作战的革命。

一是无人机实现由“侦察保障”向“进攻主角”转变

无人机是一种由无线电遥控设备或由自身程序控制装置操纵的、执行作战任务的非载人飞行器。

无人机诞生于20世纪60年代初,并在历次战争中得到了广泛运用。在中东战争中,以色列采取以无人机诱骗叙军地空导弹的制导雷达开机的战术手段,使用空对地导弹摧毁了叙军的19个“萨姆”导弹阵地。在海湾战争中,多国部队出动无人机在伊军前沿阵地上空昼夜侦察,提供实时图像,引导地面部队摧毁了伊军阵地。在科索沃战争中,美军共计出动了100多架无人机,执行战场侦察与监视任务。在美军打击塔利班作战中,美军首次使用无人攻击机,携带武器用于实战。2011年9月30日,在也门腹地一条灰尘弥漫的公路上,奥拉基和几个基地组织的同伙停下他们驾驶的皮卡,但仍然躲避不了美军的追杀。此时此刻,美军无人机发射的导弹打死了这位基地组织的宣传人员。2001年11月15日,美军“捕食者”无人机向塔利班停车场发射了两枚“海尔法”导弹,“基地”组织的第二号人物穆罕默德-阿提夫在这次空袭中毙命。“捕食者”还再次显示惊人的侦察能力:当“基地”组织的一名重要头目在一座楼房内密谈,恰好位置靠近窗户,被美军一架正在该区域上空盘旋的“捕食者”无人机捕获住,地面控制站的人员将信息传给情报中心,经过比对确认后,美军战机迅速赶来,整个大楼被激光制导炸弹夷为平地。2002年11月4日,美国中情局官员接到情报,得知拉登的助理、也门“科尔”号驱逐舰爆炸案主犯、“基地”头目哈里斯,正与几名手下乘坐一辆越野车高速行驶在也门西北部地区。根据线索,美军“捕食者”无人侦察机很快发现了目标,实时把红外线图像源源不断地传播到某个遥远的地面指挥站,随后它根据地面指令向那辆越野车发射了“地狱火”导弹,将“基地”分子全部歼灭。2015年,“基地”组织高级头目纳德哈里与另外三人在车中被美国无人机炸死。2016年7月,美军一架无人驾驶飞机在阿富汗发动空袭,炸死了巴基斯坦塔利班的一名高级领导人。2019年,伊朗革命卫队动用火炮、无人机和战术导弹,打击了一股向该国西部边境境内渗透的敌对武装。视频显示,伊朗军方使用无人机在空中向敌对武装藏身的建筑物进行精确定位,随后发起突然袭击,在未被对手察觉的情况下瞬间将目标消灭。

以上案例有力证明,无人机作为异军突起的“新生力量”,已由“侦察保障”逐步演变为“进攻主角”,不仅有效补充卫星侦察等手段的不足,也能执行远程侦察、边境巡逻、目标识别、电磁干扰、物资运送、精确打击和毁伤评估等多样化作战任务。

二是无人机能自主实施精确打击

谁拥有作战机器人,谁就赢得未来无人化战争主动。有媒体报道称,俄军在叙利亚战场上首次以建制形式投入机器人部队,并在世界首次作战中一战成名,20分钟阵地攻坚战中就一举攻下如今俄军士兵难以攻下的高地,取得零伤亡毙敌77人战绩。

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广泛运用军事领域,未来空中战场基本实现了人机协同空袭或者无人机自主空袭,F-35战机飞行员或可从座舱内,利用人工智能技术遥控一小批在附近飞行的无人机群,执行检测、侦察和瞄准目标任务。英国新研发的一款高科技无人驾驶隐身战斗机公开亮相。这款新飞机的名字Taranis来自于神话中的“雷电之神”,具有隐身特性,能在多个目标上空试验、投放弹药,还能防卫自身受其他有人和无人敌机的攻击。该飞机即使没有地面指挥,也能通过卫星和指挥部进行通信,并自动运行,执行精确打击远程目标的任务。可以预测,在未来战争中,无人机更能替代常规战机,成为未来空中作战的主力航空武器装备之一,执行即时精确打击任务,必将颠覆以往利用夜暗、凌晨出动有人机出奇不意地实施精确打击作战模式。2019年9月14日,沙特阿美石油公司的一处“世界最大石油加工设施”和油田遭袭击后,也门胡塞武装宣布“对此事负责”,并宣称其使用了10架无人机对上述设施进行了攻击,也由此引发美国和伊朗之间的“口水战”。此后3个半多月后,2020年1月3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马尼在美国对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国际机场凌晨发起的一场无人机突袭中被“定点清除”,同时被炸死的还有伊拉克什叶派民兵团体“人民动员组织”副指挥官阿布·迈赫迪·穆汉迪斯。据法新社报道,3枚火箭弹在机场货运通道附近落下,烧毁两辆车,造成苏莱马尼在内的10人死亡。一名美国官员称,这是一次“精准无人机打击”。苏莱马尼是伊朗政坛重要人物,在伊拉克局势不断恶化背景下,他遭袭身亡给中东地区局势投下阴影,美伊关系将进一步恶化。

三是有人机指挥控制无人机将是目前空袭作战发展重点

外刊报道称,到2025年美军相当数量的战机将是无人机,未来空战寄希望于有人机与无人机融为一体、人机编队,实现有人机指挥控制无人机空袭作战的目的。目前,美国空军计划扩大无人机与有人机之间的有人与无人平台组队。这种努力可能有助于促进国防部长所说的从一架高速战机上发射微型无人机的设想。

在有人机指挥控制无人机作战中,战斗机就像一种飞行传感计算机,能够获得大量数据,并自行联系、分析和判断,最后向飞行员的头盔显示屏上传结论后,由飞行员对获取的信息进行分析和处理,根据作战计划、战场态势、编队配备的武器等制订作战方案后,再下达给无人机……实现有人机指挥控制无人机协同作战的目的。也就是说,有人机与无人机混合编队,把以往由地面控制改为空中控制无人机,由飞行员直接指挥控制无人机作战行动。美海军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的航母舰载机首次一起飞行,成功完成混合起降测试。英国计划实现一架有人机能够同时指挥5架无人机,法国计划实现“阵风”战机与“神经元”无人机混合编队的作战目的。

四是无人机完全取代不了有人机空袭作战的主导地位

目前,尽管无人机空袭作战大显身手,还不能完全取代有人驾驶飞机的主导地位,但是两者之间的打击能力正在逐步缩小。英国《每日邮报》2020年8月21日报道,在五次模拟混战中,美国空军顶尖的F-16战斗机飞行员被AI(人工智能)击败了,人类飞行员说“我们作为战斗机飞行员所做的事情都不起作用”。虽然人机模拟空战AI胜,但是人是战争的决定因素,赢得战争胜利的是人而不是武器。在“人机结合作战”中,无人机是由人类发明创造、设计、控制的,人无疑是最生动、最活跃的因素,是推动未来战争发展的主宰者,而无人机就是机器,离开了人,它将无法发挥智能作用。然而,我们在强调人这一决定性作用的同时,也不能忽视无人机所发挥的巨大作战潜能。在未来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有人驾驶作战飞机不可能马上消亡,在更多的作战情况下无人机或许只是有人驾驶飞机重要补充,人机结合编队、协同作战才是未来空袭作战发展趋势。



发表评论